我和我那爱脱光66的亲姐姐的故事,续一 -

x
本帖最後由 bbbjjj666 於 2017-11-7 08:10 编辑


(一) 上回说到我突然感觉到姐姐有在我面前脱光溜冰的倾向,因此格外留意她再端着水晶壶到我房间来聊天的那几次。果不其然,在一个骄阳似火的下午,姐姐照列又提着她那只幻彩玲珑的水晶冰壶,穿着一袭粉色蕾丝花边的短睡裙,光着脚一进到我的房间就“腾”的跃上了我的床。可能是午睡还没彻底清醒的缘故,姐姐边打着哈欠,边斜靠在我的床头,睡眼朦胧地把壶上的塑料管伸进嘴里,另一只手就势搭在了我的大腿上,“火呢?”姐姐问道,我递了只打火机过去,姐姐眯着眼坏坏的笑看着我,带点发嗲的说道:“你来帮我烧一口吧”。我突然感到一阵兴奋,抢过火机吧嗒一下打着了火就往玻璃球底端烧去,火势有点凶猛,可是姐姐却并未在意,依旧眯着眼深深的吸了起来。水晶壶里瞬间泛起了一个个气泡,咕噜咕噜的响,哇塞!姐姐的一口气好长啊?那玻璃球里的烟丝毫没有飘走,尽数钻进了姐姐的肺里。
“啊呸...啊呸...”忽然姐姐坐起身子朝着侧面喷吐着唾液,面部表情显得及其难过。“你小子,开那么大火干什么?苦死我了。”我有点茫然的看着姐姐,愣在那里一时竟然不知所措。姐姐似乎好些了,却依然皱着眉头对我娇嗔道“你傻呀,呆子,火开那么大都烧焦了,苦死了。而且,这口烧的那么浓,等会儿肯定要上头了”
“上头?什么叫上头?”我不解的问道。看着一脸木然的我,姐姐欲言又止,只是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我的额头。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我不敢再给姐姐烧了,看着她熟练地调节火头的大小,优雅的在小玻璃球四周来回的烘烤着,那烟也一路溜进了她的口中,随后又被她缓缓吐了出来。看她很享受的样子,我忍不住也想吸上几口感受一下传说中的欲死欲仙,要啥有啥。然而姐姐却断然拒绝了我的请求,还警告我以后不准向她提及同样要求,更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情愿的“哦”了一声。随即是将近5分钟左右的沉默。
就在空气仿佛快要凝结起来的时候,姐姐突然轻轻踹了我一脚,问道:“你有啥好片子吗?”“啊?”我竟然没反应过来。“你这小子一定又下载了许多片子吧,我那台电脑老是一到晚上就网速变慢,哼,就知道你不是迅雷就是快播吧。”姐姐眯起眼睛一脸坏笑的说道。“我...我...没...哦....才...”被姐姐一眼看穿的我一时竟语无伦次起来。眼看我的脸开始红一阵白一阵时,姐姐来了个态度大转弯,一下子起身抓住我的手臂娇声细语道:“放一会儿让我也看看吧?”其实姐姐在家看A片对我来讲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之前姐弟两也在一起看过并讨论过,可是,此时的姐姐却让我看到了一脸的绯红和迷幻失神的眼神。
我打开电脑,在姐姐的要求下,接了视频线直接将屏幕转换到了墙上那56寸的SONY--LED无框显示屏上,岛国女优那曼妙婀娜,白嫩丝滑的胴体清晰地展现在电视机屏幕里,随着镜头的推进,女优身上丝毫毕现,尤其当镜头由下往上慢慢划过女优大腿时,那突如其来的浓密毛发径直将我的全部视线遮住,那是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那女优此时正屹立在我面前,拨弄着她下体的阴毛并将我整个脸掩盖...。我无可幸免的勃起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屏幕,半张着嘴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二)片刻的石化后,我被身后一阵窸窣声扰醒,回头一看姐姐,“啊!”我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全身又一次僵化在那里。姐姐...姐姐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身上唯一的那件睡裙脱掉了,正全身赤裸的仰靠在床上,手里兀自攥着打火机和水晶壶,细小的管子仍旧咬着。火在烧冰在跑,嘴里吐得是烟泡。顿时,我感到口干舌操,一股血流猛地上下乱窜。尽管如此,我的眼珠却已经来回在姐姐那白皙柔嫩,性感无比的身体上来回扫了几圈了。当姐姐吐出口中那长长的一口烟时,四目相对,刹那间姐姐的脸也红了,娇嗔道:“臭小子,快把头转过去”。停顿2秒,我的头机械的180度转着,而眼睛仍不舍的斜视并来回打量着那具女神般近乎完美,没有缺陷的雪白酮体。
电影里通常采用的沉默法在此刻发挥着巨大的效应。几分钟后, 姐姐小声说道:“我跟你说过的,我一溜冰就不喜欢那些衣服在身上.......刚才头皮好一阵子发麻.......也不顾你在边上了.......小......转头也不说一声........”我的心率此刻估计约在200跳,就连讲话都要深吸一口气。“对......对不起,姐姐。......我......我忘了......我.......我又不知道......你今天会脱......我......再说,我.....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光.....,不.....不穿衣服.....”我的声音极为颤抖。“行了行了,不要解释了,姐姐也没怪你什么,你老大了还跟我一起洗澡抢浴缸呢,姐弟两看到也无所谓,都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顿了顿又道:“哼,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天还偷看我洗澡了吧?”我:“哪有!是你自己洗澡不关门,我只是路过瞟见而已。”“呦,你正人君子,啧啧!没想到我弟弟还是正人君子哪”姐姐似乎放开了许多。“我们说好了啊,反正也被你看到了,以后我在家溜冰就不穿了,你不许说三道四,跟姐姐没规矩啊,听见没有?要是你敢乱说乱动,看我怎么修理你,懂了吗?”
“哦”我的回答干脆爽气。“姐,我可以回过头来和你讲话吗?这样讲话脖子容易扭住。”我一脸哭相,好一个委屈啊。
“恩,转过来吧。先说好,眼睛可以占便宜,手不能动啊,你敢乱动.....试试!”最后那几个字,姐姐是咬着牙讲的,手上还不忘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我终于可以如此正大光明的看着姐姐的裸体了,而且是那么近在咫尺的距离,那么的逼真清楚,那么的坦然放松。姐姐的确称得上人间尤物,硕大的乳房就连躺着也没见往两边下塌,奶头艳红好像被滋润过了的小樱桃,两腿间那一撮毛毛长短均等,弯弯顺顺,让人一看就会产生要再往里一窥究竟的欲望。反正姐姐说了,看都可以,不能动手。于是乎,我开始大胆起来。一双小眼贼溜溜的不停地在姐姐身上游走。姐姐竟也显现坦然,丝毫没有做作,每一个POSE都是那么的自然和随意。
慵懒的下午,寂静的屋内,火辣的阳光下,豪华寓所中一具如画般美丽的赤裸女体,一屋子意淫飘渺的烟雾,一双邪淫的小眼睛和两颗难以安分的心......(未完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