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报复 -

x 林梦蝶的老公刘建是某公司的财务主管,毕业於名牌大学。两人是在一次
友的婚礼上认识的,当时刘建坐在大堂右边的宴席上,看到从对面走过来帮新娘
倒酒的她穿着白色礼服,曲线丰满,略带有一丝妖娆。白皙透红的肤色,令人垂
涎欲滴。穿着洁白色的低胸晚礼服,深邃的乳沟使得每一位擦肩而过的男人都忍
不住偷偷的瞄几眼。特别是那让人销魂的眼眸立刻紧紧地勾住了刘建的年轻而又
狂野的心。

  之後刘建展开了对她的疯狂追求。两人从坠入爱河结婚已经一年了,梦蝶在
刘建日日夜夜的恩宠下,体态变得更加丰满,屁股被干的浑润丰腴,曲线毕露。
可惜古人没有留下西施,杨玉环的真容画卷,否则真的是难以一较高下。但旁人
无解的是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延长而变得更加亲密,反而是产生了一丝
丝的裂痕。

  ……入夜,刘建在书桌上整理着公司这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准备过几天就交给
董事会的领导们。卧室被台灯淡淡的黄晕光线笼罩着,显得格外寂静安详,周围
散发着一股薄薄的康乃馨的芬芳。

  梦蝶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露出了她的小蛮腰。轻轻地推开门走进来,
从後面抱紧了刘建。刘建突然脑子一热,但他强制自己压抑这份强烈的感觉。而
是慢慢的享受梦蝶那对丰乳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梦蝶的乳房在
呼吸的运动下上下蠕动。

  刘建用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梦蝶的小脸蛋,时而转过脸轻吻她的热火撩人的嘴
唇。刘建感觉自己再也不能控制这份强烈的刺激。他感觉到自己老二因为竭力昂
首挺胸反而因为摆放姿势不对,弯曲着顶在内裤的下端。那种感觉难受极了。

  梦蝶微微的一笑,缓缓地伸出纤纤细手慢慢的抚摸刘建弯曲在那里的鸡巴。
刘建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他享受这份享受,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有阳刚之劲
,他的眼神越是透射出刚劲,梦蝶的的眼神越是透露着一份自由,舒缓,妩媚的
气息。

  梦蝶轻巧的解开了刘建的皮带,拉下拉链,伸进小手。来回的揉捏抚摸着他
的鸡巴。时而在龟头上轻轻一捏,时而又伸直手掌,从鸡巴的底部用力的摁住鸡
巴往龟头方向缓缓地推进。如此手法显然已经超过了刘建的预料。他没有想到梦
蝶变得越来越难以驾驭,他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无法掌控这
位自己深深爱着的美丽动人的妻子。

  「啊!,嘶~~,啊~~我不行了!~~~~」

  刘建来不及多想一下这份恐惧,就被梦蝶的这一举动震惊了。刘建低头一看
,刚刚还在自己背後的梦蝶不知什麽时候蹲到了自己的膝下。用樱桃小嘴含住自
己龟头的一部分,因为刘建的那玩意有点大,十七厘米的个儿,龟头的直径也约
有四厘米。梦蝶的小嘴被龟头挤得满满的。龟头的底端是火热撩人两片嘴唇的轻
抚,而在龟头中间则是梦蝶的细细牙齿尖锐的摩擦下。

  刘建越是疑惑,这份快感越是强烈,妻子之前从来没有给我自己这般高等的
礼遇,即使有那是在那次她生日的时候,但依然把自己的鸡巴磕碰到了,最後弄
得两人都不愉快。

  这种忽冷忽热,忽柔忽刚的感觉令刘建彻底败在了梦蝶的口交上。他用双手
抱紧了梦蝶的头,上下摆动,意思是叫梦蝶加快节奏,也希望梦蝶尽快的含住他
的整根鸡巴。

  但是梦蝶不急不躁,立刻把小嘴里面的鸡巴释放了出来。鸡巴一接触到燥热
的空气立刻使正沉浸在温柔乡中的刘建惊醒过来。

  刘建疑惑地看着她:「怎麽了?」

  梦蝶注视着刘建疑惑的脸庞,过了一会微微一笑说:「人家喉咙被你顶到了
,很难受的你知道不啊?」说完故意嘟哝了一下小嘴,表示不开心。

  日子过了久了,刘建早就摸透了梦蝶脾气,淫荡的笑了一下说:「嗯恩,是
我的错,是我不好」说完刘建拉着梦蝶的双手两人站了起来,刘建抱着梦蝶,双
手在梦蝶的背後来回摩挲,时而缓慢,时而粗暴。而梦蝶把头依偎在刘建的胸膛
上,听着他的心跳,双手在刘建的硕臀上紧紧地捏着。

  刘建缓缓的将手从後面伸到梦蝶的屁股上,梦蝶穿着一件性感的平角内裤,
刘建的双手透着内裤的舒适感,寻找着梦蝶翘臀的肉感。一时间甚至都有了海枯
石烂,天崩地裂的感觉。

  刘建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慾火,他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狠狠的射在冲锋的道
路上,至此方休!刘建右手一用力,往前一伸,碰触到了梦蝶的私处。他明显感
觉到那里温热湿滑,微微的感觉一下还有细细的淫水从洞里溢出来。刘建直接伸
出两个手指从背後挤进了梦蝶阴道里面,指头轻重缓急,富有韵律的上下前进,
时而又用指头重重的摁住?G点。

  梦蝶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双乳剧烈的起伏,小嘴强烈的呼吸着。甚至她
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刘建,指甲几乎掐进刘建德肉里,都不能使自己早已飘升
到天上去的神思回到现实中来。

  「嗯嗯…」梦蝶张开小嘴:「啊~~,不行了,快!」

  刘建察觉到梦蝶这一反应,知道最佳时机来了。立马褪下梦蝶内裤连同裤子
到膝盖那里,直接伸脚踩在梦蝶两腿中间踩了下去直到脚踝那里。刘建让梦蝶转
了过了,冷不防地直接把梦蝶一头摁在了书桌上,梦蝶呼吸声越来越大,甚至都
可以说成是呻吟了!

  刘建用力的在梦蝶翘起的臀部上拍了两下,梦蝶反应很剧烈,伸手往後想抓
住刘建的手。结果却被刘建一把抓住。刘建伸出左手,立马把自己的内裤拉倒鸡
巴可以完全露出来的位置就不在往下拉了。左手握住鸡巴,将龟头对准了梦蝶的
私处,上下摩擦了一会。

  「快点~啊~啊~~」

  刘建憋着一口气,一言不发,没有理会梦蝶的轻微呼喊。依然用着自己的节
奏在慢慢摩擦。在这一刻刘建呼的一声张大嘴巴喘着大气。然而这时梦蝶已经快
要到高潮了,全身皮肤泛起了点点的猩红。淫水也不断的往外流出,顺着大腿流
到了内裤上。刘建也知道再不进去,老婆都要叫天喊地了。

  刘建左手握住鸡巴的中间部位,膝盖微微一下蹲,将龟头对准了梦蝶的洞口
,用力的往里面顶。梦蝶突然感觉到了阴道口一股张力慢慢挤进来,不由自主的
夹紧了一下阴道收缩的括约肌。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淫水往外直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梦蝶歇斯底里的叫着,全然不顾窗户是否关的
严实,外面的人是否听得到。此刻的她只想刘建狠狠的操她,恨不得刘建将龟头
猛烈的撞击自己的子宫壁!她只想要快乐,享受,平时应该装作的矜持和端庄都
已经无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只想要那最终的快乐!

  刘建沉沉腰,左手摁在梦蝶的背上。一下一下的往前突进,明显的感觉的鸡
巴和阴道在淫水的浸润下摩擦起来反而那份快感所带来的令全身肌肤上的毛孔开
张尽情呼吸的快乐!刘建在爱爱时,也不会忘了照顾自己在爱妻。在每一次用顶
进去的时候,都会克制自己的情绪,稍微降低点力道。深怕自己的庞然怪物会顶
伤了爱妻的子宫。

  但是,梦蝶可不这麽认为,她现在全然不顾,只想要刘建的竭尽全力的操自
己。可以说是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她的右手被刘建拉着,只好用左手从身体下
面伸过去,用几根手指不断地摩挲着自己的阴蒂。

  在刘建大鸡吧沉劲有力缓而有律的操着下,和自己的不断抚摸下刺激下,梦
蝶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彷佛都从身体的每个角落急剧的涌向子宫那块。身体彷
佛陷入了快速虚空的阶段,彷佛自己遨游在虚无的宇宙空间里,感觉不到任何东
西的存在。只有快感!存在脑海里的感觉。

  梦蝶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老公,快点,我不行了。啊!啊~~~
快点~操死我~快点~~操死我~操死我~~~~」

  刘建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得出了一声冷汗!老婆今晚怎麽如此强烈,怎
麽会这麽这麽「无耻」,他立刻变得清醒,一阵阵的疑惑涌向心痛。

  妻子从来不会说「操死我」这麽强烈的词眼儿。天生敏感而又多疑的刘建彷
佛察觉到了什麽,但又不是很确定。这份不确定使刘建心头涌上一股愤怒,他看
着妻子的身体,变得有些陌生。

  「快点啊,干我!」梦蝶转过头来,秀发凌乱的披散在眼前又说:「操死我
~操死我,我只想要~~」

  刘建回过神眼神里又充满了激情!刚才的端倪没有使他冷却,面对着这个天
生尤物,他即使再多的聪明睿智也无法抵挡住爱妻夏娃般的诱惑。

  刘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抽送,但永远是这个加速度的频率抽插着。

  「啪~」,「啊~」。「啪啪~~」,「啊啊~~」

  两人的性爱交合从未像这次般这麽融洽有配合,伴随着刘建抽查有律,梦蝶
的屁股和刘建的身体剧烈的碰撞,使得书桌动荡不已,电脑和台灯不断地晃动,
而且越来越快,光线的晃动使得梦蝶的眼神更加迷离动荡!她的双乳在桌子上压
得变得更大,晃动的更加剧烈!

  梦蝶已经支持不住了,她知道在时钟的下一秒钟她即将迎来彻底的高潮,她
为此变得迫不及待!主动的将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刘建的抽插,她不自觉地踮起了
脚跟使自己的屁股更高,能让刘建的鸡巴插得更深,更透。

  刘建看着梦蝶不断往自己身体上撞来的屁股,抛弃了理智,双手从两边抱着
梦蝶的屁股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不断地往里面顶。梦蝶感觉到刘建的冲刺,双手
舒张开来,紧紧抓住书桌的两边,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住桌子,乳房被压得变了
形。只有这样她才能被刘建操的最舒服,那份快感一丝不漏的倾注到自己的阴道
里面,传遍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死了,嗯~啊~啊~不要啊~~」

  梦蝶咬紧牙关,使劲的晃着头嘴里喊着不要!

  全身剧烈的颤动了一下,梦蝶迎来了自己期待许久的高潮!

  阴道深处剧烈的禁脔着,释放出一股股大量的淫水,梦蝶脑袋一片空白,全
身强烈的抖动着,一股股猛烈地电流从脑海里传往阴处,所到之处每个细胞昏厥
。电流冲击着阴道,淫水终於大爆发起来,即使刘建大鸡吧将阴道充得满满的也
制止不住梦蝶如潮般的淫水,刘建感觉到鸡巴被温暖的淫水撞击着,鸡巴也被一
阵阵收缩的阴道壁夹着。不由自主的加了一成力往阴道里面插进去,淫水噗嗤噗
嗤的从鸡巴抽出的那一细微时刻尽情的喷射出来。

  地毯上已经湿了一大片。梦蝶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水珠,接近阴蒂地方已经湿
哒哒的可以往下滴了。梦蝶全身泛红,每个细胞尽情的张开嘴巴呼吸着空气里自
由快感的养分,身体里到处流窜着电流,这样的消耗付出和享受足以使一般的女
人缓上好几天。

  梦蝶虽然很满足但是她有很淡很淡的一丝意犹未尽!甚至可以忽略。至欢的
时刻她的脑海里却偷偷的比较着和前晚的感受!她不知道她的灵魂已经出卖了自
己。她很爱刘建,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她已经不完整了,他们的婚姻亦或是性爱
已经了杂质。她有点不想刻意去想这次性爱缺了点什麽,但是越是不想,越是控
制自己,越是被那一份感觉打败!……那种感觉是和刘建做爱没有的!但她依然
相当满足的享受着,而一边回忆着。

  刘建听不见梦蝶歇斯底里的喊叫,看着她彷佛梦蝶昏了过去般。刘建也不管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响已经成为了掩盖一切的声音。

  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它是主角,吞噬了心灵,它掌控了一切。阴道被梦蝶刚才
的潮喷和高潮痉挛变得畅通润滑无比。刘建的鸡巴抽送如鱼入水,他正享受着一
个人即将亦或是触摸的到的快感感受!

  刘建双手用力的抓着梦蝶宽大的骨盆,憋紧了自己高潮前的最後一口气,将
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激情灌注在自己的刚强的鸡巴上,把梦蝶的屁
股操的抖动不已,身体和书桌剧烈的颤动,彷佛整个房间即将坍陷。最後时刻,
他都无法顾及他的如此猛烈地操着梦蝶是否会将梦蝶的阴道弄伤,「啪啪啪啪啪
啪~~」

  声音止住,震动止住,流水止住,呼吸止住!所有的一切都暂停了十秒钟!

  只有刘建喷薄而出的浓浓精液狠狠的射在了梦蝶的阴道里面,谁也不知道这
些精兵强将在梦蝶的阴道里面破坏成什麽样子,是何等的满目疮痍。刘建在最後
的喷射时,一阵天昏地暗,趴到在梦蝶的背上,胸膛的汗水与梦蝶的汗水紧密的
贴紧融合了一块……

  房间很安静,刘建坐在马桶上,抽着烟,在思考着什麽。而梦蝶躺在浴缸里
,注视着坐在边上的刘建,思考着什麽。两人赤裸着身体,不时地注视着对方。
激情过後的清醒让刘建脑袋里浮现出一片片不堪入目,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丑恶
画面。

  他心跳加快,眼神里面充满愤怒,他现在有时间去思考之前感觉到的那些疑
惑,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坚信自己不在家的日子里肯定发生了些什麽。他转而
灭掉烟头,狠狠地注视着梦蝶。梦蝶起初也注视着他,但是越往後,越发现刘建
一改常态,眼神里面充斥着暴力,愤怒。

  梦蝶想说什麽,却张不开自己的嘴巴,在刘建的逼视下,她成了哑巴。梦蝶
胆怯的将头低了下来,避开刘建德眼神。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次退让使刘建彻底坚
信那是真的!

  刘建站起身来走向浴缸里的梦蝶……


              第二章、深陷魔坑的预兆

  梦蝶看着刘建走过来,却不知道他想要干什麽。梦蝶低着头,斜着眼睛想看
清楚刘建此刻的神情,却发现刘建面无表情,僵硬着脸庞缓缓地走过来。她感到
一股逼人的气势向自己袭来,那感觉冰冷,令人发寒。

  梦蝶的心剧烈的跳动着,结婚一年多来从来没有察觉出自己的丈夫会有如此
逼人的气势。此时此刻她甚至想爬出浴缸对他说出一切,说出自己的卑鄙,无奈
和苦衷。但是她没有这份勇气,所以她得不到自己丈夫可能会给她的安慰和理解
。自己的选择在刘建弯下腰那一刻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她再想解释也没有机会
了。现在的感觉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过的,梦蝶缓缓闭上眼睛,她用沉默和质问
来面对丈夫的气势。她已经做好了最差的准备了。

  「啊~」梦蝶猛地从床上坐起,就在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梦蝶发现刘建站在
自己的床边上。刘建伸手过来擦擦梦蝶额头上的一层薄薄的汗水。微笑着说:「
做恶梦了?梦到什麽了?」

  梦蝶抓紧了刘建的手,感到一股温暖从刘建身上传递到自己的心房里面。咽
了下口水说:「我梦到你要杀我!,你个坏人!」

  刘建一听哈哈一笑,「我的小宝贝,我怎麽会杀你呢?只是个噩梦,没事起
来吃早餐吧,我给你煎了荷包蛋。」

  梦蝶把刘建的手越抓越紧,抱在了胸前,把头依偎在上面,眼神空洞。「你别
走,你抱抱我!我好害怕。」

  刘建摇摇头微微一笑:「好!别害怕了,来抱抱~」

  刘建俯下身去拉开被子,将梦蝶紧紧地抱住。闻着梦蝶秀发的芳香,心中甜
蜜无比。但是怀中的梦蝶却难受之极,因为她知道这个梦一半是真的!她知道自
己的秘密迟早要被刘建发现,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是梦成真了!那时自己又该怎麽
办呢?她心中明白的知道自己非常非常爱刘建。到那时刘建能接受自己吗?

  梦蝶的心在哭泣,「我好後悔!为什麽会去参加那个活动,刘建出差自己就
偷偷跑出去玩,八点过的时候为什麽不拒绝自己的闺蜜的邀请回家。」她想把所
有的责任都怪罪在自己的闺蜜头上,然後告诉刘建自己是清白的。可是她心底深
处就决定她没有这个勇气和信心去诉说,这份苦还是得自己吞咽,而且还必须得
提心吊胆!

  那个夜晚就是她的噩梦!

  那个曾经最亲密的朋友就是她的死神!那群人就是她的罪恶~

  …前晚,刘建出差去上海。要第二天才回来。

  吃完晚饭後,梦蝶觉得没什麽事情干!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好姐妹瑞云。瑞
云是杭州人,有几分姿色,性格张扬奔放。爱打抱不平,在读大学的时候瑞云和
梦蝶形影无间,两人一个火辣,一个淡雅。瑞云经常帮助这位性格忠实的女孩子,
自己能从她身上找到自我体现的归属感!而梦蝶也羡慕她的性格,可以说是仰慕。

  「瑞云你在哪呢?今天我老公不在家,我一个人好无聊啊~」

  电话那边传来清脆短急的回音:「梦蝶啊,我在中山路的栖凤餐厅吃晚餐呢
,要不七点半我过来接你咱去唱歌去?今天我男朋友从厦门过来呢,咱们一起玩
玩。」

  梦蝶高兴溢於脸上:「嗯恩,那待会你吃好了打电话我呢,不见不散!」

  「好!那我先挂了!待会你家楼下见!」

  梦蝶挂了电话,兴奋的跑到了卧室里,打开衣橱。挑了件紫色低胸的雪纺上
衣,在腰部那块收的特别紧。露出了肚脐眼,今晚外面有些热,穿的简单点待会
逛街什麽的会舒服些。梦蝶略加思考,正准备脱掉上衣,却猛然一回头,原来卧
室里的窗帘还未拉上。梦蝶又跑过去拉上窗帘,在拉窗帘那一刻,梦蝶看到小区
门口一辆灰色轿车驶进来停在了自己的楼下。梦蝶没多看一会,合上窗帘,转身
走到衣橱这边来。脱下了T恤,两只乳房上下晃动了好一会才停下。

  梦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伸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揉捏着,
嘴里不停地轻声娇啜着。梦蝶呼吸急促了起来,闭上了眼睛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从乳房到腰部,慢慢的右手伸进了内裤里面正在梦蝶销魂一刹那,梦蝶隐约听到
门铃响了起来。

  不多一会她的手机震动起来。梦蝶赶紧穿了那件紫色的上衣,穿着居家短裤
就从卧室里跑了出去。来到客厅,梦蝶拿起震动的手机,看了一下原来是瑞云的
老公李枫岚。梦蝶接了电话走向门边。

  「喂,李枫岚!是你在敲门吗?」

  「梦蝶是吗?是的,我在你家门口,瑞云她去做头发了,叫我来接你,你收
拾好了吗?」

  梦蝶慢慢的将头凑到猫眼,外面站得正是李枫岚。

  一年多没见他依旧那麽清秀。

  「还没有呢。」梦蝶打开了门,挂了电话。

  两人相见,各自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梦蝶便让枫岚走进来,拉他在沙发上坐着。自己跑去厨房,泡了一杯茶端过
来。枫岚刚坐定,盯着背对着自己在厨房的梦蝶。那纤细美白的双腿,如玉般光
洁,从脚跟一直到臀部那里,慢慢的欣赏着。由於刚才时间紧迫,梦蝶都没来得
及换条裤子,而是穿了条平时在家里穿的很短有宽松的居家裤。把一双美腿完全
的暴露在有些不安定的空气里。

  枫岚咽了下口水,心底泛起了阵阵涟漪。想不到这位大学时原本就清丽脱俗
的美女结婚一年後,魅力大增,成熟风韵的气息缭绕在身边。身材在经过开垦之
後变得更加丰腴有余。浑圆的屁股不坠反翘,可以看出她的性生活过的很滋润,
最本质的还是体质得到进一步的提高。真是天生的尤物啊!枫岚望眼欲滴,神情
早已飘荡到了桃园世界里面去了。

  「喂!来喝杯茶。」

  枫岚一下子被惊醒过来,不好意思的对着梦蝶笑了一下。这一看更是让枫岚
心潮澎湃差点鼻血彪出来!梦蝶端着茶杯,俯下身子递过来。枫岚刚好坐在沙发
上,这个角度望过去,梦蝶深邃的乳沟白皙的乳房,自然的垂挂在胸前荡漾。枫
岚双眼直直的盯着梦蝶的胸观赏着。枫岚的反应非常剧烈,大肉棒直直的挺立在
那里,把裤子都顶起来了一个尖头。

  梦蝶发现枫岚这神魂颠倒的样子,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对面的这个人裤裆那块
昂然挺立着!猛然发现自己早已春光乍泄,脸庞唰得一下红了起来。枫岚也立刻
发现对方急剧变化的神情,也不敢在这麽淫荡的看着人家。双手立马接过来茶杯
,拿起来就喝。梦蝶红着脸坐在枫岚边上的单人沙发上,也不敢多看一眼枫岚。

  梦蝶虽然长得美丽出众,但是自小就文静的她很少接触这些男女之事,就算
结了婚,那也只是仅仅局限在刘建的两人世界里。面对这麽一位和自己既是同学
又是朋友的男人,如此不礼貌的盯着自己看,梦蝶心里很难接受,有点羞涩,甚
至有点害怕。

  两人不语,过了一会。梦蝶站起身来,强作笑容说:「我去换个衣服,时间
也差不多了,瑞云的头发也快做好了,你在这里稍等我一下。」

  枫岚紧张的回了句:「嗯恩,好!」

  梦蝶走到卧室里,关上房门。然而枫岚可就难受了。坐在那里这也不是那也
不是。枫岚靠在沙发上,仰头闭目,意淫着自己想要的一幕幕。睁开眼睛却发现
了一些异样的情况。枫岚低下头,慢慢的靠近沙发面上,看着自己双腿中间那块
沙发面上淡黄色的痕迹。像他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手,仔细一瞧就知到这是写什麽
情况了!这块不大不小的黄色斑渍肯定就是爱液亦或是精液遗留在了上面,时间
一长又加上暴露在空气中逐渐泛黄。

  枫岚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沙发周身的一切,脑袋里不断创造,拼凑着昨晚,又
或是之前的令人心神荡漾的一幕幕。枫岚难以抵挡这份诱惑,但是他努力地控制
着自己的情绪。他鼻子凑近那块泛黄的沙发面上,轻轻地呼吸着每一丝有关於梦
蝶爱爱的气息和影子。他内心贪婪的一面慢慢浮出水面,在心海里将要掀起一阵
波澜。

  梦蝶从卧室里走出来,开门的声音甚至都没有把已经着魔的枫岚惊醒。梦蝶
走过来看了一眼伏着身子的枫岚,眼神里充满了奇怪。梦蝶镇定的站在边上看着
枫岚,发现枫岚正舔着自己的沙发。此时此刻梦蝶的心里七上八下,惶恐!担忧
!好奇!恐惧!羞愧!……梦蝶仔细一看枫岚一边吸允一边舔着的是一块微微有
点泛黄的斑渍。梦蝶心头强烈的震动着,想起昨晚自己和老公就在沙发上大战一
场。

  …梦蝶娇滴滴的坐在刘建鸡巴上,双乳被刘建不停地用嘴巴吸允着,两个乳
头已经胀的发紫。像个硬邦邦核桃。梦蝶的腰被刘建双手抱着,用力的将梦蝶身
体抬起摁下,梦蝶也非常配合刘建。腰部不停地扭动,鸡巴在阴道里面打着旋转
。淫水不住的往下流,两人的阴毛相互摩擦,在底部增加了热度。梦蝶难以忍受
这份快感,小嘴张得大大的,尽情的娇喘!「啊!啊!啊!……」

  刘建在梦蝶的强烈攻势下,不甘示弱。双手紧紧地抱住梦蝶的小蛮腰,两只
威猛的大腿疯狂的往上顶,「啪啪啪啪啪啪……」梦蝶的大屁股在这般强烈的攻
势下,已经败下阵来。梦蝶嘴里一边呻吟着,一边咬着牙槽忍受着暴雨般冲击带
来的疼痛!

  梦蝶紧紧地抱住刘建的脖子,紧闭着双眼,摇甩着秀发。快感和疼痛交织在
一起,就好像身体一半被按摩着,一半被火烧着。这种感觉真是一辈子都难以忘
记。

  梦蝶渐渐的高潮了,呻吟声改过了刘建撞击着梦蝶身体的「啪啪啪」声!梦
蝶一阵痉挛,从阴道里面喷涌而出一股淫水,阴道剧烈的收缩着,夹着刘建的大
鸡吧。好像一位粉嫩的少女被大叔干的疼痛难忍,苦苦哀求大叔轻点!梦蝶彻底
软了的身躯,趴在刘建身上一动不动。淫水已经流遍了两人的身体,留在了沙发
上,不住的往地板上滴……

  梦蝶的脸庞又红了起来,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剧烈的
跳动着。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里涌过去,她恨不得立刻把枫岚赶出去,自己躲在
浴室里安安静静的坐上一会。

  梦蝶看着还沉浸在那里的枫岚,冷静的想了一下,还是维持现状好,不能因
为自己的激动而破坏了朋友之间的关系!梦蝶转身轻轻的走到卧室里,轻轻地关
上门。过了一小会,梦蝶故意将开门的声音弄得很大声,这一下直接把枫岚给惊
醒了过来。

  梦蝶走到枫岚身边,枫岚对着梦蝶笑了一下:「我的鞋子老是搭配不好,这
不,这次买的这双感觉又有点不适合了。」

  梦蝶笑着说:「我觉得还好啊,是不是瑞云给你买的啊?嘿嘿…」

  「那咱们走吧,瑞云那儿也好了,刚打电话我了。」枫岚不住的打量着身边
的梦蝶,发现,她穿了条白色的中裤,曲线优美极了。

  瑞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眼睛望着窗外。两人偶尔讲几句话,但是总是聊
不起来。枫岚乾脆放起了舒缓的音乐,专心开车。杭州市区很繁华,路上的汽车
多的不得了,红路灯一路上把人停的烦躁,枫岚嘴里嘟囔着,想引起梦蝶的注意
,但是梦蝶却总是可以的回避着他,这让他索然无味。

  不一会儿,车子开到了瑞云做头发的地方。车子刚停稳梦蝶就迫不及待的跑
了进去赵瑞云。看都没有看一眼枫岚。在理发店里,梦蝶看见正在吹着头发的瑞
云,走了过去,两姐妹刚寒暄一会,却发现边上的沙发上坐着两位年轻的小夥,
看样子穿的很奢侈。梦蝶偷偷的瞄了一眼左边那个稍微清瘦的男生,发现他穿着
很有品位,手上戴的那个手表估计得有上百万的样子。

  瑞云笑了一笑:「这是林乐,坐在他边上的是杨鹏。他们是我的高中同学,
也是我小时候的隔壁邻居,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梦蝶听完介绍,对着他两微微
一笑,以示礼貌。

  瑞云又对他两个人说:「这位是我的好姐妹,林梦蝶。」

  两人同时微笑还礼,林乐往边上挪了一下,说:「哎,你坐着!」

  梦蝶双手拿着包,慢慢的坐下。

  「林梦蝶,你好,好名字呀!看来你的父母很有文化水准啊。」

  「怎麽说呢?」梦蝶笑着说。

  「庄生晓梦迷蝴蝶,你叫梦蝶!这不就是了嘛!你看我的名字多麽普通啊!」

  众人都笑着,梦蝶微笑着说:「我听我妈妈说,生我的时候我爸爸正在学校
给学生上课,刚好上到《庄生晓梦迷蝴蝶》这首诗,接到电话就立刻想好我的名
字了,就叫梦蝶。」

  梦蝶在这里感觉很舒服,没有什麽约束。她感觉和眼前的这几位朋友在一起
自己很开心!她和刘建生活的久了也自然而然会被刘建那枯燥单调的生活水准压
抑的心中烦闷。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心中时刻的告诉自己即使这样也在所不惜,
因为自己想要的就是一个家庭,一个完整而又幸福的家庭。从小的生活环境导致
她觉不可能像一般的世俗女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她会坚定的走下去,永远
的走下去,她是这样的告诉自己的。除非…

  几个人聊的很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枫岚站在沙发边上许久了。枫岚站在边
上眼睛看着瑞云,其实他时不时的会偷偷的斜眼看一眼在两个两人糖衣炮弹的包
围下的梦蝶。枫岚心中很渴。

  瑞云已经做好了头发,一头秀发被理发师整理了一下变得光彩动人,再加上
瑞云这次剪的是短发,更加显得英姿飒爽。一般的男人可望不可求。

  有句话说得好!每一个你想操的女人背後都有一个操她操的想吐的男人!枫
岚和瑞云在大学时就发生了关系,相对来说瑞云已经是床上功夫一流了。然而同
样是女人,梦蝶却显得幼稚的多了,她甚至不知道为什麽男人喜欢女人给自己口
交。在她的眼中男人的那玩意不卫生,放在嘴巴里很不自然。记得有一次梦蝶在
刘建的强迫下勉强的口交了一次,但是差点牙齿把刘健的鸡巴磕出血来,害得刘
建好几天提不起兴趣。

  一行人来到了佳皇国际,这是市里面数一数二的高档娱乐场所,外面的迎宾
在车还未驶入的时候就已健步如飞的跑到了会所大门口,引领瑞云一行人的车进
来。梦蝶这次坐在林乐的玛莎拉蒂里面,两人聊的很投机,梦蝶得知林乐的父母
乃是市里着名的蓝天集团的董事长,家里开着好几家钢铁厂,还有数不清的房产
投资,家底殷实。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