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对门大奶人妻,及她的清纯妹妹 -

x
到这里已经住了半年,同时搬来的还有一对年轻妻。
男生长相十分忠厚老实。刚搬来时她们家的浴室水管掉,来我家洗了两个月。
每次她们来,我都在王太太身後盯着她的大奶翘臀。
王先生一点都没发现,因为他都忙着跟我的学妹女友聊天。
学妹在我的指示下,每次她们来洗澡。
她就脱掉奶罩跟内裤,穿着细肩带跟王先生聊天。
学妹虽然没有王太太的G奶,但也有E,加上不经意的走光。
迷得王先生团团转,几次电梯遇到还想约学妹看电影。
在她们浴室修好後,我也禁止学妹来我家。
刚收的学妹传讯来说,她在她的宿舍旁,找到一家女老板的咖啡店打工。
下礼拜就会回来。
我开心的哼着歌进到电梯,心想着暑假过了一个月,女友跟她的学姊们都回家,留我这个硕班学长,每天只能看片打手枪。
出了8楼的电梯,看见太太在她家门口,手上拿了一大袋食物。
我笑说:婉君,你今天要跟老王庆祝什麽吗?
婉君说:没有,我老公上周起去上海出差半年,还不知道何时会放假。
是我妹雅晴晚点会来,我开了门发现她还在门口,问:怎麽了吗?
婉君说:出门只带了社区门禁卡,自己家的却忘了,要等我妹拿我放在她宿舍的副卡。
一听有戏,问:还要多久啊!
婉君说:她打工还要1小时,来到可能要90-100分钟。
我笑笑说:到我家休息吧!
门开着她来也听得到,她点点头。
我走过去接走她手上的食材。
说:我来吧!
实则感受她柔滑的手背,一个月没干的我瞬间硬了。
坐到沙发上,我去泡茶,她没特别戒心,之前还洗澡也都会喝两杯。
她问了:最近都没看见你的女友耶。
未免她起疑,我说:忆玫下学期参加社团,来我这都11-2点了,你当然没遇到。
将加了少量春药跟麻醉药的茶递给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知道了今天要来找她的是她最小的妹妹。
刚考上附近大学,来投靠她顺便找开学後的房子。
药效慢慢起来,她开始狂冒汗。
她说:能借一下浴室冲凉吗?
我笑说:当然可以,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拿忆玫的毛巾给你,递过毛巾後,她进了浴室。
我给她下的剂量很少,顶流汗流水,没意识的我不爱干。
她关上门後,我脱光衣服,拿着十圆硬币。水声渐渐小了。
等水声完全停止後,我默数5.4.3.2.1。
用手上的硬币,打开浴室的门。
门内的她正拿着毛巾在擦头发,见到我呆了一下。
我趁机拦腰将168的她抱起,往隔壁的床上一丢。
她喊着:你要做什麽?
我分开她的大腿,阳具直接插了进去。
不愧为新婚,阴道跟忆玫的处女穴有拼。
她想大叫,我在她耳边说:我已经插进去了。
你想要全社区看你被干的样子吗?
她立即收了声,流下两行泪。
我笑着说:好乖 。
仔细看着被我插入的大奶人妻。
平时的她总喜欢穿各色的连身裙,搭配她及腰黑发跟丰满上围,颇有大和抚子的感觉。
脱光才知道,她的腰身纤细,皮肤白皙滑嫩。
双手按在她豪乳上问:什麽罩杯。
她小声的说:33G。
干,真的很大。
磨着滑嫩的大奶,腰部用力
挺进。婉君大叫:不行,太粗了。
我也感觉越往内越是紧凑难行,难道她老公是个短鸡。
将她翻趴在床上,阳具由後方插入,这次更是深到底部的软肉。
婉君不停摇晃身躯,想要将我阳具甩开,却被我双手夹住,只有大奶不停空中晃。
我笑着说:忆玫破处时也一直嫌我粗。
後来也习惯了,你也可以。
吞了我掌中的绿色药丸,将她慢慢移到床头,由抽屉取出粉红药丸。
她感觉到我阳具涨大,不停求我。
说:我有老公的。
我趁机将药丸丢进她嘴里,她急得想吐出却被我摀住嘴。
我在她耳边说:是避孕药,她迅速吞了进去 。
我将她抱在怀里,185一100公斤的我,轻松将她转回面对我,跨坐在我身上。
我摸着她的脸说:现在可以好好干了吗?
她闭上眼睛,我抱起她开始高速铁路便当,她的嘴中开始吐出嗯嗯啊~的淫叫。
她的眼皮越来越重,我知道药效要发了。
将她压回床上,吸允她的大奶,软软像棉花一样。
我越插越快,她也感觉到那个时刻快来了。
她别过头去,说:你就尽情射吧!射完就放了我。
我笑眯眯说:我怎麽舍得,而且刚给你吃的其实是,安眠药。
她呆了2秒,开始剧烈挣扎,抓过她双手,用毛巾绑上,她不挣扎,哭着说:求求你,今天是危险期,要什麽都答应你。
我笑笑说:那我要....她屏息听着。
我说:射进去。
突破子宫口的软肉,在她子宫内喷入我的精液。
她大喊:老公对不起。
昏了过去。
我取了抽屉的即可拍,看抽屉里还有近400张底片。
我笑了,开始让她摆出各种撩人姿势,针对,脸,奶,跟精液流出的小穴,重点摄影。
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是她的妹妹,犹豫要不要接时,电话声停了。
一封简讯姐我再15分钟到哦!
你家门口等。
看完手机放回她的包包时,发现被皮包压着门卡。
心理有了别的计画。
15分钟後,婉君家门口一个年轻的美人驾到,我躲在家门後偷看。
纯白连身短裙加上及腰的马尾。跟白皙修长双腿。
阿嘶,背影就够干个几回。
她看见半掩的门,笑着说:姐又忘了自己有带卡。
她进门後,我迅速靠近婉君家门边,门锁已被我修改成不上锁模式。
由於房子设计成有玄关,我尾随着躲到玄关,顺手将链条暗锁扣上。
将衣裤脱在玄关,拿了裤子里的手枪。
年轻妹妹往主卧走去,开门的瞬间,她呆滞了,她的大姐全裸正躺大字形,下体还流出白白的东西。
她喊了一声姐,正要向前查看。
我的手枪抵住她的背心,说:不要动。
慢慢转过来,她转头看到全裸的我跟正在装消音器的手枪。
她吓得全身发抖,我也想抖,她也太可爱了,天使脸孔却又魔鬼身材。
我指着半勃的阳具,说:握着我的阳具。
她没有动,我将枪口移动她姐方向。
她哭着握了我的阳具,我笑着说:别耍花样,自我介绍一下。
她说:我叫雅晴,是婉君的妹妹。伸手进她的裙底,摸着她紧实的大腿。
说:就这样三围年纪呢?她哭着说32,23,34。刚满18。
我说:把衣服脱掉,服事的好就放过你们姐妹。
她狂落泪,脱去连身短裙。
18岁就是E,还有空间啊!
我将消音器插进她的内裤,说:这两件也要。
她狂颤抖的脱去内衣裤,长发巨乳美腿的清纯妹,忍不住了,将她推上床。
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注意我手上的枪,我将枪放在她的脸旁,假装被E奶吸引,双手捏着两颗E奶,头贴上去舔拭。
还真能忍,我慢慢将阳具移动到她的洞口,她喊着:我是处女还是危险期,求你放过我。
我笑笑将龟头前端,进入她的蜜穴。
她拿起脸旁的手枪说:退出去,不然我会开枪。
她的手狂抖,眼神却很坚决。
我握着消音器移到我的心窝,说:打这里。
她的眼神混乱起来,我说:我来帮你。腰部向前一顶,直接贯穿她的处女膜。
她手上的板机也同时按下,只是如她想的血花四射却没有出现,反到是自己下体剧烈的撕裂感。
她痛的手软,我在枪砸到她身上前接住,下体停下,另一手轻轻抚摸她白皙水滴E。
雅晴复杂的看着我,将枪放下後。双手都摸了上去,温柔的爱抚她的蓓蕾。
说:我没说过这是真枪,只是重量相仿的模型枪。
她别过头去,看着地上的姐。
问:我姐怎麽了,
我笑着说:只是被我干晕了,没事的。
她深吸一口气,说:你已经拿走我的处女了,不要再动姐姐。
我吻上她的耳垂说:一开始我就说了,让你别耍花样。
让我满意了一切好说。
雅晴已经被我调情18摸,弄得有感觉。她说:不要在这里,去客房。
我任你处置。
我摸着她那被我解开的长发说:我也想啊!
可是你姐不知何时醒来,还是我将她再干几次,让她无力逃跑。
说完就要拔出起身,雅晴双腿勾住我的腰,牵扯到伤口让她眼泪再次流下。
轻舔她的眼泪後,我说知道了。
干你就是了,她小声的回嗯!
闭上了双眼。
其实她的阴道比她姐更紧,怎麽舍得拔出来。
左上右下的手,刺激阴核及胸前蓓蕾,她渐渐脸颊脖子红了。
我慢慢将阳具推往深处。
她跟她姐姐一样,花径不长。
很快就碰到子宫前的软肉,龟头在软肉上慢慢磨着。
雅晴开始发出微微的,嗯!
嗯!嗯!
18岁的小处女娇嗔起来真是太可爱啦!
舌头开始舔弄她的上身。
刚处女破身的她,情慾被我挑了起来。
双手摀住自己的嘴,承受我慢慢的进出。
一次舔完耳垂後,我在她耳边说:你这样没办法让我爽到满意喔!
她傻傻的问怎麽办?
我抽离阳具,躺在床上。
要她自己插进去,她握着阳具的手不停发抖,迟迟没将它送入体内,我也不急,安眠药还有6-8小时功效。
伸手摸她的大腿跟小腹,她看了姐姐一眼。
坐了下来,我托着她的臀部慢慢上下吞吐阳具,说:你可以的加油!
像是呼应我的言语,阳具涨的更粗大。
她也像是得到鼓励般,快速扭动自己的臀部,双手揉向她的双乳说:我们在顶楼,楼下没住人。
你姐也还没醒,喊出声音来,也许能让我更快射喔!
她立刻虚情假意的说:哥哥好大,雅晴好舒服。
一开始她能假意的说出完整句子,在我的揉捏爱抚下,渐渐变成喔!
喔!嗯!嗯!嗯!哈!哈!
年轻妹妹叫起来就是好听,我加快手上的动作。
雅晴也由生涩渐渐习惯了在上位的动作,只是小女孩体力终究有限,才30分钟她就趴在我身上不停喘气。
感觉我还硬着,她难过的哭了。
我吻着她的嘴说,我来帮你。
和她姐一样跪趴在床上,将她臀部抬高,双腿分开。右手感受她的翘臀,她吓到说那里不行。
我笑笑说:放心我没兴趣肛交,有逼不插是傻瓜。
阳具再次旧地重游,这次已充分湿润的花径,开心的迎接阳具的到来。
我也直接穿过子宫口的软肉,龟头在软肉前後快速进出,雅晴的阴道缩的更紧。
阳具不抽离的状态,我将她返回正面,用力且9浅1深的干着。
我吻着她说:我要射了,
她惊恐的说:不要。
我边加速边说,那我去找你姐。
雅晴哭着说:射进来。
我轻咬她的乳房,身体颤抖下,射出精液,雅晴也闭上眼不停抖动,我抱着等她高潮过去。
等她呼吸稳定,我起了身,到浴室放了温水。
顺便将小毛巾沾上温水,见我走向婉君。
她无力喊着我还可以来干我。
我笑笑说:只是要帮你姐清理,用温毛巾擦拭完婉君全身,乾毛巾擦乾後,之後帮她塞上枕头跟盖上毛毯後。
走回雅晴身边,将她用公主抱抱起。
将她的长发塞入她姐,浴帽里。
用莲蓬头及肥皂清洗身体後,两人泡入浴缸中。
手指深入她的下体,螺旋式的揉着阴核。
她在我的手指下,又上了3次高潮。她全身瘫软无力,脸上却是满足的笑容。
将她移回床上,跟婉君并排後,勃起的阳具磨擦她的阴核。
她小声的说:我不行了。
我起身掀开姐姐的毛毯。
只听到雅晴小声的说:姐,对不起。
阳具再次进入G奶少妇体内。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