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只怪我遇见恶人 -

x 我叫小雯,今年已经34岁了,两个孩子都已经在念小学了。本来想说两个孩子都很难带了,没想到发生这种事,让我真的很头痛

事情是这样的,某天我堂妹打电话给我,说要结婚了,这突来的消息让我又高兴又惊讶,不过堂妹家在南部,碰巧我老公要出差半年,现在已经离开三个月了,所以我就得带着两个小孩下南部。

拿到车票的那一天,我才发现日期订错了,早了堂妹结婚日子两天。本来想说算了提早住一下不会怎样,但後来想想结婚的人应该都超忙的,再去打扰他们不是很不好意思吗?所以乾脆到南部在自己找旅馆住好了。

出发那天
两个小鬼看到火车高兴的又叫又跳的
「你们等下要乖乖的,不要吵到其他人喔~」
「好~~」
「等下我们自己坐~」
也好,就让他们俩坐一起,自己也可以补眠一下。
火车上没有很多人,我们的位置是在车厢的最後面,最後一排和倒数第二排,两小鬼坐倒数第二排,我自然就往最後一排坐去,我的位置是靠窗的,不过有人坐着而且睡着了。是个中年妇女,短头发穿着一般的休闲服还有拖鞋。
隔着走道,我左手边也有人坐,是个老阿婆,穿着一套洋装、及膝裙。她身上的香水味重到让我忍不住看她一眼。老阿婆的左边也有个人,是个中年男人,也在睡觉。

听着前面两小鬼兴奋的谈论火车,我想我也不需要担心什麽,就随着火车的摆动昏昏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开到了哪里,我的私处突然传来一阵酥麻感,我立刻惊醒过来,发现有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子里隔着丝袜和内裤正抠弄着我的阴部。是我旁边那个中年妇女。
「太太…..这位太太….」
我叫她,她没有反应,她还是睡觉的状态,不过整个头已经靠在我胸部上了。
「太太…你醒醒好吗?喂…」
她依然熟睡着,我只好把身体往後挪,谁知道她的手就像探勘机一样跟着往前继续抚摸。
惨了,我开始有感觉了,有一半原因是胸部上的压力。
「阿萍,你在干麻?」左手边的阿婆说话了,她站了过来,把我旁边中年妇女的手从我裙子里抽出来。
「小姐,不好意思耶,起来呀阿萍。」
我害羞的点点头,就起身往厕所去。 还好,没有湿一片。
处理好後走出厕所,原本那中年妇女的位置上变成了救我的老阿婆。
「小姐不好意思啦,那是我媳妇,她有点痴呆…所以…」
「喔…没关系…」
我们开始闲话家常,她陪着她儿子和儿子的老婆一起北上看病,大概就是看痴呆的病吧,她儿子就是原本坐她左边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叫阿广,好像是设计什麽的,听起来很有出息。她也知道我是去参加婚礼,也知道我今天还没有地方住。
「小姐那麽漂亮~可以问几岁啦?」
「都快35了..」
「看不出来耶,你真的很漂亮耶~」
「没有啦~」
「你们今天要不要住我家啊?我们那边离你亲戚结婚的地方很近。」
「这样不好意思啦」
「怎麽会,我们家什麽不多房间最多了,我看我们聊的很顺,这也是种缘份啦」
我也忘记怎麽被哄的,反正就答应了

下了火车
「妈妈~他们是谁啊?」
「妈妈的朋友啊,今天住他们家好不好?他们家是大大大别墅喔~」
「哇~有游泳池吗?」
「不知道耶~」
「有啊,当然有罗,让你们免费住两天好不好?」老阿婆说
「耶~~」两个小鬼乐翻了

在开车到他们家的路上,我也有跟阿广说话,不过他似乎是个木讷的人。不像他老妈,一直在车上说:「这小姐漂亮齁~」

到了他们家,果然是一间独栋别墅,两层楼,而且真的有游泳池。感觉就是那种国外的渡假别墅。

进了大门,真的是富丽堂皇,我看到玄关旁边有个小椅子,自然就坐了下去,准备脱靴子。
「小姐,不用这麽麻烦啦!阿萍,蹲下去帮小姐脱靴子!」老阿婆下令
「唉~不用啦,我自己脱就好啦~」
「不用麻烦」老阿婆笑笑的按住我的手。
随即看到那中年妇女蹲了下来,轻轻的拉下我靴子的拉链,轻轻的把它脱下来。这感觉超怪的,阿萍不是她媳妇吗??

晚饭後,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阿萍在厨房洗碗。我也不好意思问怎麽没有佣人,都叫媳妇做。休息一阵子後,阿广站了起来,对我说
「还想早上那样的话,我在工作房里。」
然後就走进一间房间里

「小雯,怎样?还满意吗?」阿婆问
「满意啊,这也太舒适了吧」
「不是问你房子啦,我是问我儿子」
「蛤……」
老阿婆坐过来紧靠着我
「我是说…还满意我儿子吗?」
「满意什麽….」我糊涂了
「唉呀!小雯,来来来,直接跟我来」阿婆扶我起来
「妈妈~你要去哪里?」
「你们妈妈要跟阿嬷进去谈事情,你们去游泳好不好?阿萍!阿萍!出来一下!」
阿婆对阿萍交代几样事後,就让她带我两儿子去游泳
「耶~耶~等下来打水战」

我被阿婆带进了阿广的工作室,里面都是设计图,阿广在桌子上画着图。
「阿姨~到底是什麽事啊?满意什麽?」
「阿广,小雯来啦~」
阿广摘下老花眼镜,起身走过来
「妈~别逼她…」
「逼什麽啊~看到就会要了」
「阿姨~我听不懂啦…」
「男女间的事嘛~」阿婆突然伸手进我的裙子里摸了一把
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住豪华房子是有代价的……
「小雯,你也知道,阿萍她就有点痴呆,每次跟我儿子要做那档事时,就又吼又闹的…….」
我也忘记阿婆後面说了什麽了,当我回神时,阿广已经从後面抱住我了。这时,我嘴里只吐出一句话,不是拒绝,而是「我今天是危险期…..」
「妈…帮我从第一个抽屉里拿保险套…」
「那麽麻烦喔…」阿婆把套子递给他
阿广在我面前戴套子,他的家伙不长,不过肥肥粗粗的。他戴好後左手环抱我,右手伸到我前面的裙子里,把丝袜和内裤拉到膝盖
「啊……..」我都忘了我上次做这动作是多久前了
「小雯你多久没做了?」阿婆在旁边问
「妈….你….你出去……」阿广边冲刺着边说
「好啦好啦~会害羞喔?好好享受嘿~」

还好是从後面来,这让我看不到阿广的脸,让我少点罪恶感。
过程中,我们都没有讲话,也是因为尴尬吧,我一直盯着桌面上的纸张,视线一直晃动着…..
我身体弯了起来,趴在桌子上,下半身因为高潮而痉挛了一下。
「啊……」他似乎太久没遭遇过紧缩,没几下後他也颤抖一下就趴在我背上喘气。

客厅里
「办完啦?」阿婆兴奋的问
「恩…..」我脑袋乱轰轰的,随口给她个发声词
「妈妈~那游泳池超大的耶~~」
「对啊!我们在里面打水仗,哈哈我赢了」
「才怪,是我赢~ 明天我们还要玩」
「先去洗澡,明天我们要直接去阿姨家了,只住今天晚上而已….」
「噢……」他们很失望
「噢什麽,去洗澡早点睡了…」

房间里
两小鬼都睡了,我还没洗澡也不想洗,我整个思绪超乱的。突然几声敲门声。
「小雯….」是阿婆,後面还跟着阿萍
「小雯啊…阿婆对不起你啦…但也是为了我儿子嘛…..他老婆这样…..呜呜呜….」说完她竟然哭了起来,是我应该哭吧…
「阿姨….你别这样….你也知道我结婚了,两个小孩都在这里…」
「对不起….对不起….」
「唉…..」真是连脾气都发不起来
「阿萍,去给小姐倒杯茶….小雯,再多住几天嘛,好不容易有那麽多小孩在这家里…」
我喝了口茶,想整理一下情绪
「阿姨…我不会再做那种事了…所以你也可以不用留我啊」
「我是看你真的很漂亮….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了」漂亮有错吗?

阿婆又跟我诉苦,从她小时候说到大,过了差不多半小时,我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怎麽了?你脸色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
我开始紧夹着我的大腿,左右腿相互交叠着,假装很自然的轮脚翘二郎腿。
「没事吧?」阿婆又紧靠在我身旁,这画面我好熟悉
「我没事啦…」
「是不是想男人?」阿婆把我翘着的右脚轻轻的抬起来,让两只脚放在地上,右手伸到我背後放在我肩上,左手伸进我的裙子里…
「丝袜还没湿哪…..」
「求你….不要…..」
「嘘….你孩子还在睡觉….阿萍…坐…坐那边」
阿萍坐到我的右手边,她的碎花裙下有一根凸起来的东西
「阿萍,给小姐看那是什麽…」
阿萍掀起裙子,她没穿内裤,那里塞了一根正在震动按摩棒。阿婆把我扶起来,让我跨坐在阿萍身上。有如鱼得水的感觉,我紧抱住阿萍,前後的扭动屁股,不过很快的,我发现这样扭根本没用…
「我想要….」
「你要什麽?」阿婆真的很贱
「想被……啊……」
「知道了!知道了!」
没多久阿广就被找上来,阿婆把我从阿萍身上扶起来,接着立刻带阿萍离开房间,出去前还不忘对我说「好好享用啊!」

门一关起来,阿广就抱住我,脱下我的丝袜和内裤,然後温柔的把我放在床上。
「对了…家里已经没有保险套了….」
「不用….不用….」我疯了
「小声点….」我完全忘了我家两个小鬼跟我们在同一张大床上,当然正在做着美梦的他们也不知道妈妈要被怎麽了。

可能只有30秒多,我就高潮了,而且还是连续高潮。阿广奋力坚持了几分钟後,也步入最快乐的境界。一股浓稠的暖流在他痉挛後两秒钟後泄了进来,因为他压在我身上,所以那家伙插的很深,泄的也很深。

当晚,我被射了两次。

隔天,我们拿着行李走到客厅
「不多住几天?」阿婆问
这丧尽天良的恶婆婆竟然还说这句话,我摇摇头
「我送你们到那边吧….很近的…」阿广说
也只能这样,这里是山上…
我们又坐上了送我们来的那辆厢型车,只是心情大不同。那讨厌的阿婆还有阿萍也跟来了。
「妈妈…你不高兴喔…」
「没有啦…妈妈有点累而以….」
开到一半车停了下来,路边都还是农田,他停在一间小房子前面。阿广似乎是沉思了一下,然後拉起手煞车,开门,下车。
阿广拉开了车门
「小雯….下来一下好吗…」
「下去干麻?我也要~」
「小孩子不行,乖乖坐好!阿萍!看好他们….」
我被阿婆半推半拉的弄了下车,下车後阿广就拉住我的手,走进那间小房子。当然恶婆婆也跟进来。
房子里很空,只有一张桌子,桌上有小香炉,地上都是小稻谷。
我好想哭
阿广把我抱起来放在桌上,我刻意回避他的视线。
「小雯,我爱你,嫁给我好不好….」
我看着地板的稻谷摇摇头
「唉……」他叹一口气後,脱下我的靴子
他看我完全无视於他後,便用力的拉下我的丝袜和内裤,让它挂在我左脚上,接下来他想强吻我,结果被我推开,这时阿婆走过来抓紧我的手,她的力气很大,我的手失守後,双唇也跟着交了出去,接着那家伙又进来了。

「不要离开我….不要走好吗…..啊…..啊……」他靠在我耳边一边抽插一边说
「我结婚了…我呜……..」他没等我讲完又强吻了我
这次高潮,大概是最美妙的一次,也是疯狂的连续高潮,我俩紧紧的抱在一起,我一度以为我从早上被那个到下午,完事後看看手表也才十分多钟而已。

「这….可以留给我做纪念吗?」阿广从我左脚上拿下我的内裤
我点头
阿广笑了笑,因为这大概是他能想念我的唯一东西吧

上了车,我无法隔着裙子坐到椅子上,因为我感觉到那些东西一直从下面往外流,内裤被夺走了,到时候透过丝袜沾到裙子多丢脸….

「妈妈,这黏黏的是什麽?」下车时,我大儿子看着我坐的椅子上问
「那很脏,别碰…」
***
一个月後,该来的果然没来,去检查後,我怀孕了。我该怎麽做呢?我该怎麽对我老公儿子说呢?
虽然我不知道怎麽做,但我还是买了车票,去找阿广。也许,我真的要当那块六十岁男人的女人了吧。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