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炮中被女警捉到 -

x 我在一家娱乐城工作,今年28岁,仗着自己年轻体壮,加上身边美女成群,所以玩过不少的女人

虽然我身高不太高,但我英俊潇洒,而且风流成性,凡是我碰到的女客户、舞厅里的小姐、包括我的女同事,无一不喜欢和我上床的,这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有一根人见人爱的“大宝贝”,我的女同事都在私下里称它作“超级大肉肠”,而小姐们呢则更是露骨——给取名“床戏之销魂夺命枪”。

这个称号还有些来历,那是有一次我值夜班,负责舞厅的李娜见我一个人闲着无聊,便叫我到舞厅里喝酒,她是个生性淫荡的风流少妇,和我有过数次鱼水之欢,她知道我好女人,便一口气安排了两名最靓的坐台小姐陪我。

席间其中的一个小姐开玩笑说,反正今晚她们也没生意,不如陪我过夜,想怎麽玩都成,只是有个条件,就是如果我先被搞来了,就要全额付费,一个300元,但如果我能把她们两都搞来的话,费用就全免。

李娜知道後并不回避,反而争着要做裁判,我看事已至此只好答应。当我和李娜到达她们的租房时,两人已准备妥当:一个是大红色的露阴露乳游戏服、粉色的细跟高跟鞋;另一个则更为挑逗:线条型的乳罩,细线丁字内裤,黑色绑腿高跟凉鞋,本来她就是胴体丰腴,乳峰高耸,这样一来更是显得一丝不挂、极其性感,我当下便是极度硬挺了。

不知为何整个夜里我都是硬挺的,我轮流将她们抱坐在双胯间,或是将她们压在身下,从前、从後、从上、从下重复那个“简单而又刺激的动作” ,把她俩搞得浪叫连连,李娜在一旁看得是淫心大动,可她却仍穿着那套西装短裙,只是笑容中有些怪异。

待二位小姐高潮过後见我还是硬挺的,便跑过去将李娜按在沙发上扒得精光。李娜并不反对,只是用手摀着下阴不让我进。我突然明白了是怎麽回事,便跑到卫生间将下身洗过。她这才把手拿开……於是三人合力把她搞定。

我夜敌三女:两名小姐处加一个女同事,并令她们极度的满意,这件事曾在许多坐台小姐之间广为流传,由此我便得了这个雅号。事後李娜才告诉我说她为了帮我特地在我的酒中放了强力春药,我才那麽神勇,不过这事只有她知我知了。

每次我玩女人时,几乎都要玩“强奸”游戏。一般都是我奋力去“强奸”她们的,即使是有时我作被动让她们“强奸”,也只是闹着玩的——寻求刺激罢了。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竟被一个风骚淫荡的女警察给真正地强奸了一回,至今回想起来都是又刺激又心惊。

那是今年刚刚入夏的一个夜晚,那次我独自一个到邻县出差,由於吃住是公费,可以报销,我便住进了这里最好的一个度假山庄里。山庄风景很美,後面倚山,山上森林茂密,郁郁葱葱,晚上一个人闲着没事,我便换上大短裤与拖鞋,带上放音卡,想到後山好好地享受一下这夏日的凉风。

约摸走了十分钟,来到了一片较为开阔的林间草地,树下还有供人休息的石凳,我大喜过望,忙上前去在其中一棵斜脖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接着取出放音卡、戴上耳机,并闭上了双眼享受起了这美好的时光。

还没听了五分钟,我便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唉,先生,怎麽这麽有雅兴?在这里听音乐呀?”

我吓了一跳,忙睁开眼,见是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这才定下心神,见她有些俏皮的样子,我也禁不住俏皮地答道:“唉,一个人闲着没事,长夜难眠睡不着呀,不听音乐还能做什麽呢?”

“噢?真的吗?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你说这里除了你还会有第二个人吗?”我说着,顺便打量她,只见她背着一个白色小挎包,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短裙,细腰丰乳,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由於没穿丝袜,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白花花地露出来,很是性感与迷人。

“嘻嘻,你这个小帅哥还真会开玩笑的!一个人在这作什麽呢?”

“听音乐!”

“哪,想不想找个美女陪你一会儿?”

“这麽晚了,我上那去找呀?”

“你面前不是有一个吗?”她笑了,表情有些淫荡。

“陪我干什麽?”我装不知。

“做事呀!”

“做什麽事?”

“当然是做你们男人最想做的那种事啦!你说还能做什麽事呢?”

听她这麽一说,我立即明白了,此女要么是住在山庄里的浪情少妇,晚上出来“打野食”,要么就根本是个“鸡”。想到这我试探她道:“唉,我说,这麽晚了,你一个姑娘家的,到林子里窜些什麽呢?”

“人家跟你一样,睡不着呀!”

“你住这里?”

“不住,”女郎好像不能自圆其说,忙又补充道:“我来这找一个老朋友,想不到他今早已离开了。”

确定她真是“鸡”後,我才笑道:“所以才没'事'可做,对吧?三更半夜的,你就不怕被坏人欺负?”

“坏人?这哪有坏人呀?”

“怎麽没有?你面前不就坐着一个吗?”我歪头看着她。

“噢?是吗?你真的是坏人吗?嘻嘻,这年头真是无其不有啊,竟然还有说自己是坏人的!”

“你不相信?”

“不信!你要是坏人哪,你还会问这麽多问题吗?你要真是个坏人,那,你早就冲上来扒光人家的衣服这个样子抱人家,然後又是这个样子……嘻嘻。 ”女郎说着,上前一步将左脚踩在我身旁的石凳上,然後抬起双手做了个撕开衣服、男抱女臀抽插的动作。

“这——”看到女郎这样大胆,我一时语塞,禁不住脸红了,我刚想低头,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她的内裤。

“唉,老实说,想不想玩玩?”女郎说着,放肆地将右手放在胸乳上揉搓。

“玩?玩什麽?”我简直不敢去看她。

“咦?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你说还能玩什麽呢?当然是做爱呀!”

“在这?”

“对,就在这!来吧,好刺激的!”她竟来拉我的手。

“不想!”

“真的?你可别後悔哟!此刻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哟,这样吧,先让你开开眼!”女郎说着抬手就将胸前连衣短裙的直排钮扣解开。我心里一惊,同时眼前一亮,哇,原来这个女郎的连衣短裙下什麽也没穿,只有一付粉色的乳罩,乳罩下是一对高耸白嫩的乳峰,以及双峰中央的一条深深地乳沟;下身则是一条小小的内裤,与其说是内裤,还不如说是一块窄窄的小布条,由两根细绳扯住,分别往两旁系在腰间。看着小布条下紧紧兜住的那个女性部位,我不禁脸红了。

“怎麽样?只要你500块,保证让你玩个爽,要是你出到1000呀,人家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你想怎麽弄都行!嘻嘻!”

“呀,你到底是什麽人?不会是个'小姐'吧?”我装作恍然大悟。

“随你怎麽说都行,我就不告诉你!反正我是那种能解决像你这种男人的'临时问题'的女人就行了!”

“对不起,小姐,我从来不找'小姐'的!”

“咦?我就不相信这年头还有哪个男人不想找小姐的!”她不屑地说道,“你不会是有病吧?”

“有病会这麽硬?”我指了指下身,那里明显顶起一座“小帐篷”。她看了嫣然一笑。

“说实在的,你的小内裤很漂亮!”我不想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

“我说嘛,男人终归是男人!好了好了,既然你喜欢,这个送给你了!”女郎说着伸手解下了系在腰间的细结,将那条只能称为“小布条”的小内裤从下身抽出,在我眼前一晃,塞入我的上衣口袋,然後一抬脚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来吧,'打一炮'又不会让你倾家荡产的!”

“我没钱!”

“住这种山庄的人会没钱?我不信!”女郎边说边放荡地用手在我的裆部按捏,“来嘛,怕什麽,我又没病!”

“你不信就算了!”

“别那麽小气嘛!就玩一次,不会让你白花钱的!人家可是全脱光了的,呀,你的东西还不小呢!噢,对了让我看一下,说不定能打点折的!”女郎说着毫不客气地蹲在了我的面前,并将我的裆部拉链拉开。

“打折?打什麽折?”我按住了女郎的手。

“当然打'炮钱'的折啦!你不知道,我有个规矩:男人的东西越大打的折越多。”女郎说着径自握住我内裤下的阴茎。

听她这麽一说,我松开了手,心中暗喜,“我可告诉你哟,我的东西很大的!”我笑着说了一句。

“真的吗?我不信!”女郎说着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

“在你碰到的男人中有没有打四折的?嘻嘻!”

“我也想呀,可是至今还没碰到的!”女郎说着用手在我的内裤中探索。 “哇,好大呀!给你打八折好了!”女郎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将我的阴茎拉出来,定睛看了一眼便笑嘻嘻地一口含住,手也握住阴茎杆套弄起来。受此刺激,我的阴茎迅速地膨胀起来,“噢,噢,太棒了,打六折,我给你打六折!”女郎欣喜万分地叫着。

“唉,我说小姐,先别忙嘛,我还没同意呢!况且我的小弟弟还没全站起来的,我看呀,要乾就一口价,四折,怎麽样?”

“那,好吧,看在这根大家伙的份上,四折就四折!”她说着,迫不及待地含着我的阴茎头吮弄,我一想打四折四五两百块,两百块就能玩这样一个靓女倒也划算,也就任由她吮弄。

看得出她是这一行的高手,才几下就让我浑身酥麻,我一见她双胯张开地蹲着,我的脚掌就悄悄地伸到她的阴户下并把拖鞋踢掉,我用脚背在她圆鼓鼓的阴户上磨擦,她抬头望了我一眼,莞尔一笑,又接着吮弄我的阴茎,哇这麽骚!我心中说了一句,顺势勾起脚掌,用右脚的大拇指轻轻地拨弄她的阴户,趁她一不注意,我的脚趾便顶入了她的阴唇中央。

“哦”她一声呻吟,“你好坏呀,脏死了!”

“嘻嘻,没事的,我刚洗过的!”听我这麽一说她也就没反抗,反而将身子向下一沉,让我的脚趾完全进入了她的阴户。

见状我不由大喜,我从来还没有用脚趾玩过女人的阴户的,我不由得曲紧其余四趾,脚背用力上挑,用大拇指顶弄她的阴户。她则笑嘻嘻地夹紧阴户任由我顶弄,我觉得很刺激,也就弄了好一阵,不过这样一来,我的脚很快就酸了,我只好停下。想不到在我停下的同时,她的身子却动了起来,双臀一下一下地向下起落,就好像真的在套弄一根阴茎一般。见她如此,我只好勾紧脚掌大拇指也用力挺立让她套弄。不久之後,我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口中完全地硬挺了。

“呀,真看不出呀,你是个高手,玩女人还真有一套的!”说着她了站身子,变戏法似的从挎包中摸出一条丁字内裤穿在身上。

“干什麽?你不玩了?”我很是奇怪。

“不和你玩了!你的东西太大了,如果和你玩,今晚非让你於死不可!”

“好了,好了,不要你打折了还不行吗?再者说了,碰上这麽一条千载难逢的大东西,你就不想嚐嚐它的滋味?”面对这麽一个惹火龙物,我怎麽会让她走呢?

“这……”女郎犹豫了,“真的不打折了?”

“不打了,来吧!”

“这还差不多,让你搞死也值!”女郎说着重新转过身子扶着我的双肩站定,然後双手缩到腰部。我知道她是要把她的那条丁字内裤脱下,我不由说了一声:“来让我帮你脱!”说着我伸出了双手抓着她的丁字内裤向下一扯,她笑吟吟地望着我,似乎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脱下了她的丁字内裤,回手将它挂在树杆的枝丫上,然後又用右手将她的左胯捧起放在肩上,“来,让我看看有没有病!”

“那你就看吧!不过依我看你好像是要用嘴'看'哩!”

“你怎麽知道?”我笑了一下,这才右手向下、左手向後按住她的双臀,脸也埋入了她的阴户中,我的嘴唇在她的下阴狂吻一阵,当舌头碰到下面的那条肉缝时,我便准确无误地一口含住肉缝开口上端的那个女性最为敏感的部位用力地吮弄起来。

“噢,噢,我说帅哥你可要小心啊,小心弄得一嘴的梅毒!”顿了一下,女郎又接着说道:“嘻嘻,还说不想呢!想不到这麽老练!年轻轻地玩起女人来还真是个老手呢!对不对?我的小帅哥?格格格……”女郎淫荡无比地娇笑。

我并不答她,而是继续拼命地吮弄。

“哦,哦,高手,简直就是个床上高手!哦,哦……”女郎欢快地叫着,并用双手按着我的後脑勺,用力地按向她的阴部。

吮弄了好一阵,我才抬起头,“来,转过来!”

“我们开始了麽?”

“不,我还没'检查'完呢!”我说着双手向下伸进她的双胯间,用右手四指按在她的阴蒂上,舌头则伸长了在她的臀缝中舔弄。女郎见我真的要继续舔弄便双腿张开并微微曲着,左手撑在了左膝上,垂下的右手则握住了我的阴茎上下左右地套弄起来。

我的右手四指在她的阴户及阴蒂上用力揉弄,左手则扳开她的一侧圆臀。她的臀缝中弥漫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我不禁奇怪地问道:“咦,怎麽那麽香啊?”

“嘻嘻,你可真识货!人家今晚特意洒过香水的!喜欢麽?”

“喜欢,太喜欢了!好美的屁眼啊!”看着她那小巧而圆润的屁眼,我忍不住伸长了舌头在她的屁眼上舔弄起来。

“呀,你这个人也真是的,刚才用脚趾顶人家那里马上又用嘴去舔,现在又舔人家的屁眼,你不嫌脏呀?”女郎“格格”地笑着,扭动俏臀躲避我的舔弄。

“怕什麽呢!我是洗过的,你也是洗过的,这不,还擦了香水呢,有什麽脏的!”我说着用手扳紧她的双胯并不停地用舌尖戳她的屁眼。女郎又“格格”地笑着,这次她再也没反抗,而是乖乖的翘起俏臀让我又舔又顶。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忍住了笑,并直起了身子,回过了头,但脸上仍带着微笑,“好了好了,别舔了,弄得人家痒死了!我们还是办正事吧!再让你揉一会,我都要被你搞来了!”

“那好,我的大美女,我们开始吧!”我说着,用手扶着她的双臀便往下按。

女郎见我同意了,也就右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户,同时双臀也向下一坐。看这架势她是想来个“直捣黄龙”,怎奈我的阴茎又是极其粗大,猛然一坐才进去了三分之一,这时她才只好低着头,盯着下阴,下身也随之快起慢落,小心翼翼地让下面的那根大肉棒插进自己的体内。

“哇,终於进去了,天哪,好大呀,又粗又长的!”她说着,回过头望着我,并扭过身子用双臂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环抱着她,双臂伸到她的胸前将她的粉色乳罩向上抬起,并用手揉捏她的两团高耸的胸乳,我吻着她,并不失时机地说:“怎麽样?要你打四折,你不吃亏吧?”

“不吃亏!怎麽会吃亏呢?真是想不到啊,你年纪轻轻地,竟然有这麽一根大阴茎,人又长得这麽帅,其实呀不用你说,我也会给你打四折的! ”

“唉,我说大美人,全免行不行?”

“呀,你想白吃人家的'豆腐'呀!”女郎说着,以为我说的是真的,就要站起身子。

“嘻嘻,逗你玩的,你真的以为我是个小气鬼吗?”说着,我按住了她的双臀将她按在胯间,“来吧,拿出你的全套本领好好的为帅哥'服务'!我可是也有个规矩的,那就是如果哪个小姐'服务'得好了,这'服务费'可是会看涨的哟!”

“呀,你还说你不找'小姐',原来都是骗人的!”女郎说着,回头白了我一眼,然後又坐正了身子,“坐好了,美女的服务可是要开始了!第一节——'蜻蜓点水'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说罢便上身前倾、俏臀挺着上下套弄

我心中暗自高兴,想不到在这荒郊野外的,还能碰上这样一个性感美女和她“打打炮”,这岂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想到这,我不由得用手撩起她的短裙後摆,直勾勾地看着她浑圆的俏臀在我胯间不停地上起下落。

“第二节——'扭麻花',左右左,右左右……”

过了十多分钟,正当我被套弄得无比舒爽的时候,她却停了,并站起了身子。

“咦,怎麽停了?别停呀,我正爽着呢!”

“很爽吗?嘻嘻,我可告诉你,我不和你玩了,你这样又粗又硬的,不知要玩到什麽时候呀!”女郎“格格”地笑着说,并绕到了石凳後面。

“不玩?现在才说不玩!对不起,太迟了!”我说着站起了身子,挺着阴茎追了上去,快到她身後时我一把抱住了她,并努力地将她反转过来。

“大色狼!快放开人家嘛,你想强奸人家呀?人家怕你了还不成?”

“好呀,竟敢骂我大色狼!看我怎麽收拾你!”我说着,毫不客气地将她按在树上,并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我用阴茎顶她的小腹胡乱地找寻她的阴户,可她却扭动下身躲闪,“就不让你进!就不让你进!我看你怎麽办?”

“怎麽办?我这样办!”我说着右手捧紧了她的大腿,左手捧住并按紧了她的臀部,同时我的阴茎也触到了她的阴道开口。 “送你根大肉肠!”我说罢立即气沉丹田、大力一挺——整根阴茎应声而入!

“噢,天哪,好硬哪!你想捅死人家呀?”

“对,你说对了!我就是想捅死你!”我直起了身子看着她。

“嘻嘻,来呀,谁怕谁呀?我就不信人家一个大姑娘的,会被你捅死?难道你没听说过'棒有多粗洞就有多大'这句话麽?”女郎调皮地笑着,上身往後仰,同时双臂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好呀,还嘴硬!不让你知道点厉害我就不姓杨! ”

“呀,原来是杨哥呀,真是失敬、失敬!唉杨哥,你能不能告诉我被你用这根大肉肠捅过的女人有没有一火车呀?”

“呀,还在乱说!”看着怀中的这个风骚美女,我忙挺起阴茎耸动起小腹快速地撞击她的下阴。

“噢,噢,好厉害!好厉害!噢,噢,不过厉害归厉害,还是不够快!”

“还想再快点吗?可以呀!”我嘴上说着,同时加快了耸动的速度。

“嘻嘻,这还差不多!”女郎说着笑嘻嘻地望着我,我则恶狠狠地盯着她,快速地重复那个简单而又刺激的动作。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的後背上开始冒汗,而她的呼吸也渐渐地急促起来,并以一种急切盼望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在我的这番“猛攻”下,她已经有感觉了,但我不想这麽快就结束,於是我假装累得停下了:“哇,好累呀,我们换个方式,来玩'强奸'好不好?”

“怎麽玩呀?”

“待会你就知道了!来,把你的乳罩脱下来用一下!”我说着,用手抓住女郎的长风衣,从她身上退了下来,接着又将双手伸到她的身後,扣开了她乳罩的搭扣,将乳罩从她的双臂和胸乳上取下。女郎这时已是一丝不挂,她只好本能的抬起双手,一手护住胸乳,一手轻捂下阴。

“来,转过来,把手给我!”我说着用力地扳着她的双肩,女郎有些将信将疑,但还是顺从地转过了身子,并将双手向下垂着伸到了背後。

我蹲下身子,用乳罩将她的双手绑紧,然後又在她的俏臀上亲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好了,这样不就行了?”我说着,将阴茎放入了她的手中。

“怎麽?这样就算'强奸'吗?”女郎说着,一边玩着手中的阴茎,一边回头望着我。

“当然不算了,还没进去怎麽算'强奸'呢?要'强奸'一个女人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说着,伸手将她盘的头发弄乱些,然後将她的上身向前一按,双手朝前握住了她的两只丰乳,并将阴茎从她的手中抽出,抵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户上用力一顶。

“噢,妈呀,想不到你玩女人的花样还真多!”

“怎麽样?够刺激吧?”

“噢,刺激!太刺激了!刺激得我想叫了!”

“那你就叫吧,反正这里没人!”

“噢,大家快来看呀,一个姓杨的小帅哥正在'强奸'美女呢!”

“嘻嘻,被强奸的女人哪有像你这样叫的,应该是叫'救命'才对!”

“噢,对呀!救命!快来人呀!强奸呀!帅哥干美女呀!”听她这麽不伦不类地一叫,我忍不住“扑哧”一笑,抱住这个全裸的靓女抽送起来。

正当我专心地抽插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唉,我说你们两人在干什麽呢?在欺负女孩子麽?”却犹如一个炸雷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忙回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却把我吓得傻在当场——你猜怎麽?竟然是一个身材高挑、且又全幅武装的女警不知什麽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後。 “警官,我,我……”

“你,你,你什麽?你是不是在强奸这位姑娘呀?”

“不,不是的,我,我不是在强奸她,她,她是我女朋友!”说着我回过头看着怀中的女郎,这时我才发现她也惊得嘴张得大大的。

“女朋友?我看不是吧,我可是老远就听见她在叫'强奸'呢!”

“我,我们是在闹着玩嘛!”

“闹着玩?不对!我看应该是一个在卖淫,一个在买春!呀,还抱得紧紧地,还不分开?想现场表演是不是?”

“哦,对,对不起,警官!”我说着,放开了怀中的女郎。

“给我并排站好,手放在头上!”女警说着,用手中的警棍指着我,然後又转向我身旁的女郎,“还有你!”

“警,警官,我的双手被他绑起来了!”女郎很是惊恐。

“哦,是吗?是他绑的你吗?”

“嗯”女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手都绑起来了,还说不是强奸呢!唉,姑娘,我来问你,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嗯,是,噢,不是,不是!”女郎突然又想起什麽,“噢,不对,是,是,我是他的女朋友!”

“真的是?”女警看上去根本不信,“那我来问你,他叫什麽名字?家住哪里?生日是哪天?”

“他,他姓王,家住在,在……”女郎再也编不出来了。

“在,在什麽地方说不出来了吧!连他住哪、叫什麽都不知道还谈什麽女朋友?我看你分明就是只'鸡'吧!”

“不,警官,我,我不是……”女郎深知被抓的後果。

“不是?那,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东西,你的衣服呢?”

“在,在凳子上。”

“就一件风衣?里面就只有乳罩内裤?'真空'上阵?”女警拿起女郎的包看了看“我看那些良家妇女没几个像你这种穿吧!这是你的包? ”

“嗯”!

“呀,整整一打避孕套!不是'鸡'是什麽?良家妇女有几个会随身携带避孕套?说,他付你多少钱?”

“没,没有,警官!”

“没有?那真的不是你勾引他,而是他强奸你了?”

“对,对,警官,是他强奸我!”女郎简直在胡说。

“你——”我又气又急地瞪了她一眼,她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可嘴上却继续说道:“警官,老实跟你说了吧,我是这前面山庄里的服务员,今晚休息,他骗我出来看夜景,结果却是要强奸我!”

“那这避孕套是怎麽回事?”

“是他叫我帮他带的!”

“那衣服也是他叫你这样穿的吗?”

“嗯,是,是!”

“好呀,你可够骚的呀,人家叫你出来看夜景你就来,叫你这样穿衣你就穿,叫你帮他带避孕套你就带!难道你不知道他心怀不轨吗? ”

“知,知道,警官!”

“知道了还来?”

“警官,是,是,是这麽一回事,我是前面这个山庄里的服务员,昨晚他和我同宿舍的一个女同事搞过,我的那个女同事说他的鸡巴很大,很厉害,我也想看看,所以就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的,那好,既然你不是'鸡',我就不处理你,你走吧!”

“是,警官!”女郎说着,扭头望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是想向我要“炮钱”,但又不敢要,看着她的那付狼狈想,我忍不住一阵好笑,冲她挤了挤眉,好像是在说:“活该,谁叫你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先勾引的我,还说自己是什麽山庄里的服务员,现在一分钱也收不到了吧!”

女郎见我幸灾乐祸地一笑,她知道我在笑什麽,只好怏怏地转身,并小声对我说道:“帮我解开。”

“等一下,事还没完呢,还没采集罪证的!”女警一把拉住了她。

“什麽罪证?”

“就是他强奸你的罪证呀!”女警说着往右手上带上了一只薄薄的橡皮手套,并走到了女郎面前。

“警,警官,在哪采?”女郎吓得後退一步。

“还会在哪采?当然是在这里采了!”女警说着出其不意地伸出右手,中指朝上竖着就往女郎的下阴插去。

“警,警官,你要干什麽?”

“当然是采集罪证啦!还能干什麽呢?”女警说着,左手抓住女郎的手臂,右手中指往她的阴户中就是一捅。

女郎惊得“啊”地一声大叫起来:“不,不,警官,别,别这样!”

“别这样怎麽采集罪证呀,没有罪证我又凭什麽告他强奸你?不要乱叫,给我忍着点!”女警说着按住女郎,右手始终没有离开她的下阴。

这一切把站在一旁的我看得心惊肉跳,女警的手一动一动的,显然是用中指在里面抠弄!哪有这样子采集罪证的?难道做警察的采集妇女被强奸的罪证都是这样子采集的吗?这个动作应该是女同性恋们才有的啊?一连串的疑问围绕我,我不由得看着身旁的这个女郎。只见她一张俏脸涨得绯红,由於手还被绑着,只好夹紧大腿根,小腹缩着极力地抵抗。

“警,警官,还没采集好吗?”

“好了,马上就好!”女警说着又快速地动了几下右手,这才将中指抽了出来,就这样站在女郎面前放在鼻上一闻,“嗯,果然是男人的味道!你真的是被他给强奸了!”女郎听她这麽一说,不禁羞涩地得脸更红了。

“好吧,转过身去,我给你松开!”女警边说边扯着女郎的手臂将她转了过去然後替她解着绑在手上的乳罩。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