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 -

x
本帖最後由 cyndilove12345 於 2018-3-5 07:43 编辑


从前有个男人来找我,要做我儿子,虽然我才20岁,他已经30多岁了,我突然能有这麽一个儿子,心里也是非常欣慰的事情。
他每天叫我妈咪,缠着我叫我调教他,要我叫他做狗,要我把我穿了好几天的袜子放在他的脸上,我看着我这个狗儿子可以这麽孝顺,我非常的感动。
头一年春节的时候,我就包了一个1块钱新台币的红包给他,然後他又找给我1000块,说他自己很贱,只值负999块钱。
他能这麽说,真是一个二十四孝的狗儿子,我也不亏待他,就把鞋脱了,把丝袜脚放在他的脸上,叫他闻个够。
後来,我带着我的这个狗儿子半夜去爬象山,然後在丛林里面他就把自己全都脱光了,他和我讲,他的阴茎就是象山的象鼻子,而我就是马戏团的驯兽师。
我也不想扫兴,坐在一个大石头上面,伸出脚来,摆弄着我这个狗儿子的阴茎,我叫它向上它就向上,我叫它向下,它就向下。
我的狗儿子想用他的象鼻子为我疏通经络,打开我的淫肚二脉,我笑着没有说话,默默的躺下等他为我服务。
我这个狗儿子没有辜负妈妈的期待,为我疏通的很好,我望着101大声的叫着,彷佛全世界只有我们母子二人。
有一天我告诉他,妈妈要离开台湾了,回到自己的国家去,我的狗儿子哭了起来,我说你可以再找新的妈妈领养,最後我们依依不舍得离开了彼此。
临别的时候,我在桃园机场的大厅里面,脱下了自己的裤袜,我的狗儿子一边闻者我的袜子,一边挥手向我告别。
排队进海关的人都羡慕的看着我们母子两个,我现在还有时在想他,想那一夜在象山的密林里面他为我疏通阴道的时刻。
我有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知道他还没有找到收养他的妈妈,我觉得他好可怜,就和他在电话里面话爱了起来。
我叫他向狗一样的汪汪叫,他说他永远是我唯一的毛小孩。
他给我email过来一张他的裸照,还是那麽毛茸茸的,我自己用内裤自慰了一下午,然後把内裤当作礼物空运过去给了他。
他给我来信说,当他闻到妈妈的内裤的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好熟悉的味道,还是那麽骚骚的,我听他这麽讲,我也哭了起来,我好担心他找不到新妈妈脑子里会生出什麽病来。
後来我坐飞机去台北找他,他就在机场接我,然後我们就去了礁溪一起泡温泉,我们母子俩个人脱得精光,彼此没有任何保留。
他叫我坐在他的脸上,一边为他读着小王子的故事,一边用屁股摩擦他的脸,他说,这一刻是最幸福的时候。
然後,他就把阴茎搭在我的阴毛里面,他说一直的依赖感又重新找回来了,我摸着他的头,告诉他要学会独立,妈妈不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他说他最近学会了自己调教自己,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和他说:这样,妈妈就放心了。

(约稿完成,你们可以继续找我约稿,回复在底下就可以,我按你们的排队顺序为你们写)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