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anything you want... -

x
本帖最後由 cyndilove12345 於 2018-3-5 05:46 编辑


原来有一段时间为了找刺激,在北京找了一个兼职的工作,我的职位就是妓女。因为我是外籍华人,老板就为我的头衔前面另外加了几个字,叫“涉外妓女”。反正都是妓女,一听到这个头衔我心里就美滋滋的,终於可以名正言顺的贱了,妇女撑起半边天,劳动人民都是最光荣的。


後来老板为我安排了一个加拿大的顾客,然後我就叫车去了他告诉我的这个客人住的饭店的房间。我敲了敲门,等了几秒钟门也没有开,然後我说了句“芝麻开门”,门立刻就开了,好奇怪。


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白人一把就把我拽进门里面。我问他你需要什麽服务?他只说了一句:Do anything you want...(就是做你想做的任何都可以)我一听还是个被动的家伙,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被我SM。


正巧走了那麽远的路,我也渴了,看见饮水机那里有纸杯,我就没有客气去取了一个,然後我把裙子撩开,脱下内裤,蹲下去,往纸杯里尿了一杯尿,我发现这个外国人的眼睛都呆住了。他问我:你想要做什麽?我告诉他:我渴了。然後就把这杯尿喝了下去。然後我告诉他我这是在为北京市的环境污染改善做一分贡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自己解决。


但他把钱马上递给我,告诉我:小姐,你太恶心人了。然後就叫我滚。叫我滚那我就滚呗。然後我就回公司了。老板问我怎麽那麽快就回来了?我就把今天的工作经历描述了一遍,老板听了以後扶着椅子吐了半天,然後也叫我滚。都叫我滚,那我就滚吧。


然後我就叫了一辆车,去三里屯逛,散散心,但是到了那里,我就尿急,想去化妆室。那里有个大商场,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化妆室在哪里,一进去不要紧,每个蹲位前面都有排队的人,不过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在化妆室两边蹲位中间的走道蹲下尿了起来,全部的人看见我这样,完全傻眼,都不尿了,都跑了。这时候的我觉得好开心,因为我的目的达到了,我慢慢的找到一个蹲位蹲下来,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已经尿完了,为什麽还在这里流连忘返,然後我就离开了化妆室,出去逛街。


逛到半夜我就叫车回我住的地方,上了车我很直爽的和司机大哥说:不好意思,出来的时候忘带钱了,能用身体付吗?我是妓女,虽然刚刚失业。司机大哥看我这麽爽快他也真的很爽快,告诉我完全可以。然後他就一口气拉着我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後,他就在车里把我奸污了。操的我真的是太爽了,一边操我一边还问我,感觉你和北京的妞不太一样,你是哪里人。


我就骗他说我是日本人,会说中国话,在北京打黑工做妓女,在我们日本,妓女比嫖客还多,生意不好做,就来北京了。司机大哥说我就是国际友人了,我身上不仅发骚,而且还发扬着国际主义精神,为了中国人民的性福事业,不远千里来到中国。我听了之後觉得自己好上档次。司机大哥告诉我,既然这样,就不能找我要车费了,可是他已经都把我操了,这也是退不回来了。


然後司机大哥把我拉到我的住处楼下,从自己的钱包里把所有我应该支付的车费都给了我,还给了我今天的嫖金,赠送了我两根他的阴毛嘱咐我回家去泡茶,这在中国叫采阳补阴,美女喝完这种茶更加美美的,临别的时候他还唱了一曲sakura给我听,一边唱一边哭,这位司机大哥真好。


回到家我就把司机大哥的阴毛泡茶喝掉了,第二天早晨醒来,照了照镜子,果然比昨天更漂亮了,不禁感叹,中医真的是博大精深啊!

(约稿完成,你们可以继续找我约稿,回复在底下就可以,我按你们的排队顺序为你们写)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