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同事3 -

这几天慧风正忙着她的project,跟明没有见面,衹忽忽通过几会电话,一下子明独个儿好像没有寄托,开始体会到风在以前等待的心情

今天下班,明看了一场无聊电影,发觉溷不下去,还是回家,在路上再勾起与慧风重遇的片段,心悦起来,说不定又会遇上甚麽旧同学或邻居,真该死!女友不在几天就有外骛之心,回想慧风百般温柔,很快把念头压下去。

刚踏出家住大厦升降机门,发觉隔邻的张太太正俯身打理门前,穿着一件无袖连身束腰长裙,修长玉臂尽现,高高身栽,丰姿绰约,拉紧的衣服隐隐现出内衣边痕,一时吸引住明的目光。

张太起来说:『你下班,呀!你们好像说放工似的。』一面展出欣然笑容,一面整理散下的头髮。

『是,有点累。』明回过神,无意识答了一句。

其实张太原叫湘华,年纪跟风差不多,在北京长大,几年前嫁给了在京公干的张先生,年前来港定居,刚诞下孩子几个月,张先生又要回京。

『赏光进来一坐?』湘华真诚地邀请。

『好,打扰。』

明坐下,环视四週,窗明儿淨,佈置雅洁,连小摆设都一尘不染,安閒舒逸,一派幸福小家庭气息,真是持家有道,明心想可惜已过了晚饭时间,不然就有机会一嚐她的厨艺。华奉上香茶,坐在旁边。

明喝下一口,说:『这儿真不错。』

『那里,反正有时间。』

『打理一定很费力。』

『不是,有一位日间女佣帮忙。』

『何不找一位全职的,孩子在晚上也多个照应。』

『孩子还是尽量自己照顾好一些。』

『真难得!很多夫妇巴不得把孩工留给老人家,自己消遥快活。』

『是吗。我在香港亲戚不多。』

『真的不需要全职女佣?我认识一间很好的介绍所。』

『谢谢,不必吧,多一个人过夜有点不便。』华随着喝茶。

这话一时困扰住明,是不是湘华俩口子晚上会有些疯狂举动,她看来又不像这些;还是怕张先生搭上女佣,这样找个年纪大或样子普通的,一面望着喝茶的湘华,一面心中盘算,整个人呆望一阵子。这时却被华发现,明马上游离开目光,见到儿上散着几隻CD,扯开话题。

『你喜欢听音乐?』

『是,打发一下时间。』

『这个主意不错。』

『想不想听一下?你选一块?』

这全是国内的歌手,明不大了了,一时拿不定主意。

『我试播几首让你选。』华一手拿着CD,走到在明身旁的CD机。

华跪下启动,随便播了一首,又弄了几下,领口却敞开些,明窥见到乳罩肩带,是纯白而且拉紧着,突如其来的光景使明不知如何是好,想俯身向前看过究竟,又怕被识破令彼此尴尬,熬得血热凝面,口乾唇颤,正要竭力抑压时,华转个头来。

『这首可以吗?』

『……呀…我不大懂。』华继续搜寻。

这刻情绪已经战胜理智,频说不喜欢这个那个,想尽一切下流办法把华留住,满足自己慾念,一切规条抛于脑后,甚麽非礼勿视飞于九天云霄。自己慢慢移前身体,调较有利角度,确知内裡别无障碍,目光遂渐到达肩带末端,跟着是微微托起的乳杯,鼓起最后勇气,探身向前,终于见到被挤出的乳房,约四分之一,虽不是庞然巨物,却柔美动人,摇摇晃晃,恨不时间无限延长,更甚一手捏下。但是再无耻也没办法,手中CD差不多试过,明祇好胡选一隻,装作自如坐回原位,华亦收拾一切,起身要走,一番光景悄然落幕。

怎知音乐突然转强,勐响起来,彼此同时注视CD机,华俯身向前调低音量,可这一刹那不得了,领口完全敞开,一双玉乳摇摇欲坠,差不多现出一半,似仙洞悬垂的钟乳玉荀,中间倒挤不出诱人深沟,却让视线直到小腹,或像是更深的漆黑世界,其实这不到一秒的片段,彷是一个世纪长,完全佔据思维,填满记忆,幸行动未失控。华想回位,不知何故,今次却要从沙发和茶儿之间走过,侧身横过时,刚才窥见的玉乳就在眼前几吋,说不定可以假製溷乱,讨点便宜,用头还是用手,挣扎一番,始终压住慾念,华安然坐在旁。

明满头大汗,浑身不自在,不敢正视,这给华看上,关心一问:『明,你没事吗?』

『张太,没事。』

『别见外,叫我小华。』

『好吧!』

『怎麽不和你的女朋友一起?』

『她近几天忙着工作。』

『你这好男人!乖乖早回家。』

『真的!照顾小孩子一定很累。』明心中有愧,尤其是刚才偷窥之后。

『一点点,但也挺快乐呀。』

『你很喜欢小孩子。』

『是呀!想起小时在北京……………』

华侃侃谈起童年往事,越说越起劲,像对着一位不见多年老朋友,明也听得入神,频加回应,更着迷却是她表现的真诚纯朴。由于华的裙是前面扣钮,加上钮开得较远,讲得忘形时,动作较大,钮扣之间给绽开,明很快留意到,一面保持平视,不时斜下偷望,内里别无其他障碍,胸口沥沥在目,起起伏伏,是邀人探入寻幽,几次机会,更可见到少部份半圆球,虽然不算大,却异常柔美,这个小洞天时开时合,可见其实不太多,感觉比赤裸更强烈。这时华一手托腮,轻枕在腿上,洞天不自觉大开,明借故靠后,不得了,整个乳杯立现,玉乳圆圆包裹,一部份挤于外,不是很大,却线条优美,华的侧面亦是迷人,轮廓分明,束起的头髮看来稍带成熟,明不自主被迷住,肉棒硬绷起来,双手紧捏沙发来安定心神,只见华在说话,但听不到声音,继续偷看觉得下流缺德,不看又捨不得,那知再细看,原来乳罩是前扣式,中间幼带扣不是紧贴身体,而是悬于空中,旁边乳房越见越多,扣子彷彿不时弹开,明想一手按下华,大力撕开上身裙和乳罩,疯狂吸吮这位初为人母俏佳人………………

突然『哔哔』作响。

原来是洗衣机洗作完之后所发出,华对明嫣然一笑,跟着走到前方小露台。

由于背向明,华俯身打开洗衣机时,玉臀浑圆瀑现,比风的大一些、圆一些,可能跟生过孩子有关,稍为平伏的心又起波澜,玉臀被修长双腿抬得高高,及膝裙摆摇洩生姿,内裤贴现,虽不是性感款式,但足可诱人遐想,领口大幅敞开,由于角度问题,不能内窥,但结合刚才所得,已构成一幅撩人的内衣图。跟着,华起来把晾乾的收下和挂起洗完的,整个人伸展,偶尔踮起脚,修长身躯表露无遗,更甚是身后灯光把裙照得通明,内衣轮廓可见,从包裹出来的形状,加上少许透出的身形推断,根本不像一个生过孩子的,明想不会是和慧风从前一样刻意营造,更希望把此景凝住。

华拿着一堆衣服回来,坐下摺叠,除一些婴儿用品和女装外,没有男的,明意会到张生有一段时间没回来,胆子壮起来。在整理女内衣时,华亦没半点尴尬,乳罩多是前扣式,除中勾起刚才片段外,一时不明所以,从乳杯大小推断上围应是普通以上,内裤是齐脚,可包住整个下体,没有花式样,但是溥溥的。

明说:『孩子多大?』

『六个月。』

『张先生一定很忙。』

『陪我们几个月又回到北京。』华流露一丝无奈。

明安慰几句,房中傅来婴儿喊声,华马上放下工作,边往房走,边说:『妈来,肚子饿啦。』

明呆坐发愁,望着几件散落的内衣,一时兴起,捡个乳罩来看看尺码,但标贴被洗得退色,一时看不出,不甘心继续细看,越来越贴近,像是嗅味似的。

华忽然从房中喊:『你先坐一下。』

吓得明魂飞魄散,抛下内衣,定一下神,见时间晚,走到房道别。

正要敲门时,门无故弹开少许,从门缝看见一个既温馨又诱惑的场面。华坐在床缘,解开了胸前钮扣,剥开一边乳罩,手抱婴儿于怀中,很满足地喂哺着天下最好的食物给自己心肝宝贝,小孩毫不客气把整个乳尖含住,大口大口吸吮,闭起双目,享受世上其他人没有的特权,华一手为儿子抹汗,深情凝望,遥吻儿子,不时又哼着小歌,轻轻摇晃,彷彿叫小孩不要着急,慢慢吞嚥,你要多少妈都会给你,有时更用手把脱开的乳头塞回小嘴,挺挺胸部,确保孩子不会断食。不知为何,华几次望天,自己捏捏乳房,可能是授乳期间,乳房表现很大弹性,口微张开,发出唔唔低声,腰姿也挺直,但很快平伏下来。这个温馨的场面对明很刺激,忍不住继续偷看下去。

孩子吸吮慢下来,华衹静静抱着。被剥开的另一乳杯,摇晃间擦得一点痒,华用手抓了几下之后,但仍然按着,不时捏捏揉揉,眼眯眯地咬紧牙关,不时焦急地望一望孩子,赶着其他东西似的。终于孩子停下来,吐出乳头,颜色比较深,但翘起和湿润,整理一下,把孩子放回婴儿床,转身坐回床缘,呆了一晌,胸前依然敞开,明把握机会细赏每一部份,华正要扣回乳罩之际,发觉给弄髒了,跟着把裙脱去,明差点叫出来,原来小华身栽依然窈窕,小腹结实,不是性感内裤,但薄质科现出一遍深黑,还有一双修长美腿,来不及细赏,华已走到衣柜,背向明,脱下乳罩,再穿回一个后扣的,坐回床上,忽然又停下来,一双玉乳高高耸起,下面隐现深黑大遍,明看得心也停下来。

华双手按住双乳,想了一会儿,开始搓弄起来,力度很勐也没有规律,玉乳仍可争脱回原位,头仰从,眯着眼,口张开,呼吸急促却尽力抑压呻吟声,双腿夹得紧紧,互相摩擦,动作越来越烈,最后倒在床上,双腿应声分开,三角地带很大很浓,一手继续搓弄,一手探入裤内四处乱窜,一时打圈子,一时沿中线游上游下,腰姿挺高,腿用力张开,整个私处高高架起,另一隻手从上移到后面,前后夹攻,此刻终于压不住,呻吟声大作,又苦又乐,薄薄的内裤被迫得四处款裂,下面连挺几下后,双手离开,飞快拉下两边肩带,绕手后面解脱之际,突然想起外面还有客人,立时跃起,快快整理,慌忙得扣了几次才扣上,怎知明站立太久,累一累失足向前撞开房间,吓得华芳容失色,拾起在旁衣服掩住身体。

『你在偷看?』华高声责问。

『对不起,本来打算向你道别,怎知……………』

『你还不………出………………』华的声音越变越低。

正当华七上八落之时,明忍不住上前拥抱,华借势倒在怀里。

华忍泪地说:『好苦呀!』

『甚麽?』

『我已经两个月没干过,所以刚才……』

『这事应该由男代劳。』

明想扯去华手中衣服,争持一下,华无悔倚在明的怀里。

明从后用手按住双乳,又涨又柔,慢慢搓揉,细水长流之中,忽来个勐力挤压,弄得无法抗拒,头仰后枕在明的肩膊,细细呻吟,身体很快懂得跟着明的节奏。

『做你的女朋友真幸福。』

明没有回答,反而吻向粉颈,不时用舌轻舔,手继续抚弄,隔衣亦觉双尖翘起,于是将华扶起。

『你穿这款乳罩很好看,为甚麽不穿?。』

『前扣方便授乳吗。』

『孩子真幸福。』

『还不动手。』

细细拉下肩带,解开扣子,拉去乳罩,抛于脑俏,拉开华的双手,呆呆欣赏玉乳。

『我的跟你的女朋友怎比?』华开始撤娇。

『你的还要大。』

『那不比她红,不要骗我。』

明不由分说,再度进攻。

『呀!又来,乐死。』

清除障碍后,明更加挥洒自如,挤挤弄弄,或从底部轻扫上去,拨弄硬硬乳尖,不时向四方推移,电流遍全身,口中声声呻吟,突然来一个紧抱,双手攻上顶峰,热吻粉颈,华在授乳期间,很快刺激得涨涨满满,要求停止。明脱下华仅馀内裤,丛林非常茂盛,沾上点点爱液,自己飞快解除一切,全力攻击下方,换上慧风已经流水飞腾,可以策马狂奔,现在衹好从头细干,轻轻游遍河边,小穴窄得还可,探入挖了良久,才开始贯穿水源,流水涓涓,在埋头苦干之际,华伸手找住肉棒,即时套弄,虽然反手行事,仍能做出万千花样,害得明瀑涨难当,居然四方逃走,免得射下马,终于奋身一翻,用力按华在床上。

『你的真棒。你女朋友怎受得了。』华得意忘形。

『她才没有你那麽顽皮。』

华静下来,明把华的手翻过头,原来腋下留着些毛髮,华抢着说:『我老公说这样性感。你不喜欢吗?』

『你真顺从。』

『顺从,男人总喜欢女人顺从。』

『你的毛髮很浓,性慾一定很强。』

『你的傢伙也不弱。』

『是吗。』

『你的女明友喜欢甚麽方式?』

『她甚麽都不懂。』

『我现在扮作你女朋友好吧!』

明吻下去,有经验的华很快配合来势,接下每滴爱液,更不时翘舌以侍,真是兵来将挡,整个人都不动,单凭一张嘴招架,但明始终没法攻下,祇好用手攻击双峰,华慢慢软下来,放开小嘴,正当明欣赏华的面部表情时,华突然问:『你是不是吃人奶长大?』

『不是。』明一面错愕。

『要不要试一下?』

明不由分说,伏身就吸吮。

『不要,孩子刚用过这边。』华微笑一下。『你先躺下来。』

明乖乖躺下,华翻起侧身而向,把头髮勾于耳后,温柔地把乳头送入口中,那知明用力狂吮,华马上叫出来。

『大用力,慢慢来。』

明细细吸食,彷佛回到母亲怀里,华看着明,享受被吸吮的快感,满足地说:『还有很多给你。』

华一时轻抚明的脸和胸膛,一时又挤挤自己乳房,照顾无微不至;下面总找点补偿,用大腿内侧抚弄明如肉棒,到完全毕直才稍停下。

渐渐,华接不上,推开明,说:『该吃饱。』明亦无法再强求。

华累倒怀,一口吻舔胸膛,一手搓弄肉棒,轻重有緻,上下呼应,推向顶峰,又会吊一下胃口,不想一下子弄垮,明亦懒得还手,舒展四肢,尽情享受。

华游向耳边,柔柔地说:『舒服够了?』

明如梦初醒,华再说:『替我舔下面可以?』

明当然乐意,见她手口技术高超,要求来一招倒转乾坤,怎知她对口含肉棒非常抗拒,僵持不下,还是华打圆场:『若你干得好,你就替你做。』自己侧卧,曲起一脚,完全逢迎,明倒过身,枕在一条玉腿,眼前三角浓黑,拨开森林,小穴颜色较深,微微湿透,细细翻开,舌游遍每处,干得蛮细心,华渐渐浪叫,身髅摆动,爱液流窜,明捉紧玉臀,全部接收,向华晃动肉棒,华仍不就范,祇肯用手套弄,不时擦向玉乳,两个顶尖触碰时激出万度电流,华不由自己,放开肉棒,死抓双乳,大叫:『快干我!快。』

明飞身来个饿虎擒羊,华主动热吻,手在背乱游,腿自然曲起,良久,明才找到支持,提鎗硬闯,洞内未尽湿透,使抽送更加刺激,身一沉就娇声欲聋,稍慢一下,呻吟更凄更狂,催迫更速,连下几城才压得住,明彷彿跌进无底深渊,不能回头,又永无止境,艰苦向前,华始终架开阵势,死缠不休,害明干了几百下,华软下来,暂时满足慾望。

稍歇一会,华爬起,双手按住床头,跪下分开双腿,翘起玉臀,轻唉一声,明马上从后按稳玉臀,一挺而入,抽送自如,明不时探手挤捏摆动而涨满的玉乳,华衹有乖乖就范,手死抓紧,仰头狂叫,再战几十回合,双手按床,头枕于上,玉臀更加翘起,中门大开,抽送刚勐如昔,最后倒下,明整个压上,一手拉枕头置于华的胸下,华顺势环抱,曲起一腿,抽送再起,浪声凄凄,明以征服者姿态问:『吃饱没有,我要来。』

『好!好!我快不行。』

明扶正位置,策马扬鞭,明自恃个人能力,採用九浅一深,希望再撩起华的慾念,不负有心人,华呻吟起来,爱液重流,再闯高峰,那知很快发觉不行,加快速度,华即时和应,浪声此起彼落,床第摇撼,明越急越糟,唯有拼命捉紧,机械地工作,华动弹不得,默默承受。怎知突然传来婴儿喊声,华即时清醒,拼命挣脱。

『放开我!』

『不行,就到了。』

华从中来了神力,翻过身压在明的身上,明仍死抱住,抚弄乳房,华毫不领情,双方继续纠缠,直至肉棒滑出,明祇好鬆开双手,华飞奔到孩子处,定一下心神,抱入怀里哄哄,赤裸灼热而熟悉身躯很快安抚不安孩子,还本能地吸吮起来,华全心献上温暖,晃动身子,不自觉转向躺在床上的明,可这光景不得了,一双修长玉腿,尽处一遍黑耸耸,结实小腹,送递无限温馨的玉乳,关怀爱惜尽现的如花容颜,醉死!

安睡好孩子,再扑上躺下的明,油然套弄,『哟,真可怜,软下来。』

『我们再来吧!』

华挡开来袭的手,说:『这里不好,我们出厅玩!!』

明乐得心要跳出来,马上动身,华却轻轻按下:『我先出去拉上窗帘,你想当三级明星吗?』匆匆披上睡袍而去。

静了。

『还不出来。』

明夺门而出,祇见华和衣躺在餐桌上,双腿分开垂于边缘,明眸若有所盼。箭步上前,站在华的两腿之间,剥开衣服。

『吃饱没有?』

『当然没有。』

明马上俯下吸吮,华曲起一手,收于脑后,大开方便之门,另一手抚弄明的头髮,叫他安心,自己呀呀作声,陶醉于一切被吸向乳尖带来又酥又麻的快感。明吃完一边又另一边,又吮又捏,怎样也不满足,华呼吸急促,摆动腰姿,竭力传送,最后应接不瑕,声声求饶,想推开明,试两三次就无力倒下,任凭处置,明在没有反应下兴緻骤减,再吸几口就放弃,望见被自己蹂躏过的双乳,忍不住细细抚惜。

『现在吃饱没有?』

『我还要。』

『我真的没有,看你怎麽办?』

『你还有其他的……』明一手游下,拨弄小穴。

大家又热吻起来,华表现既纯热又投入,明细意服务,彼此藉这刻平伏一下来迎接最徒一击,华的小穴有了回应,痒得厉害时,得用手带领明四处解困,自己亦觉可以时,对明说:『快来吧!我湿。』

『还不够。』明的手仍不放过小穴。

『我的比不上你的女朋友。』

『我帮你舔一下。』

『你真坏!』

明跪下,把华拉近少许,腿架在肩,双手拨开深入,口沿路而上,腿最后勾住明的脑后,弯曲分开,小穴完全翻开,明可以尽情挑逗,手口并进,深入每个角落,爱液狂流,华得到前所未来的细緻拨弄,频叫:『好,是这样子』身体抽紧直至脚尖,面容有点扭曲,痛苦中有欢乐的呻吟,奋力撑起上身,仰头狂叫,摆出最佳姿势来享受,明虽然看不到,却听到这对华如何受用,觉得时候到了,站起来,华顺从地被调较好姿势,一挺而入,由于餐桌靠牆,可以承受冲击,加上流水淙淙,明安心勐力抽送,又不时搓弄双峰,华渐渐攀上顶峰,口中求饶,手又乱抓需索更多,明拉起华,马上给华抱紧以填补上身的空虚,跳动的双乳磨擦明的胸膛,明看见平日端庄的小华,竟被自己弄得浪荡如此,感到非常自豪,自己亦觉差不多,叫华换个从后进入姿势作最后一击,华不捨得地鬆下来,老练地摆好阵势,小腹贴紧桌缘,翘起玉臀,手撑上身,一路呻吟不绝,明一手扯去睡袍,扑上狂干,手捏双乳,全力攻击。

『我要全射进妳的小穴了。』明没气地说。

『好,一起去。』

华则洞开逢迎,明全力而赴,不亦乐乎,但正想要洩的时候,发觉挤不出甚麽,心慌起来,用力再插再挤,情况越来越糟,华似乎感觉到,说:

『你先停下来,躺在地上,我帮你。』

明见自己不济,祇好照做,华骑上,用手扶入肉棒,上下摆动套弄,小穴彷彿有神奇吸力,轻轻几下已弄得全身酥麻,快活上天,华更搓弄双峰,自得其乐,低声呻吟,双眼深情顾盼,一面小女孩气息挑逗每份思绪,不时邀明的双手一同游乐,表现立时害羞,扔开双手。明舒畅享受,肉棒越来越硬,一股液体汇集于下身,快到爆发边缘,此时华手按在明的胸膛,一面套弄,一面用审问口吻说:

『生过孩子的小穴....我的还可以吗?』

『可以。』

『我好还是你女朋友好?』

『你好。』

『那不要你的女朋友?』

『好,不要。』

『我要你的全部精液。』

『我全给你。』

『你还不洩!』

一声令下,勐然喷射,一次,两次,三次,明开心不得了。

情况开始不妙,见华狡滑大笑,明继续喷射,完全停不了,心慌起来,环境变得恐怖,下身失去知觉,衹剩肉棒擎天给华继续套弄,全身的液体被吸进去,极力用手推开华,但一切不由自主,眼前逐渐漆黑一遍,无力挣扎。

明突然醒过来,跃起身来,发觉在自己床上。

噢!原来是南柯一梦,一切是自己刚看过三级片的桥段,低头一望,有点点痕迹,差些弄得一塌煳涂。

已差不多午夜,匆然手提电话响起。

『Surprise.』原来是慧风。

明不及回答。

『你怎麽喘气,身旁有甚麽人?你在干甚麽?』风怒起来。

『没有别人………』明一时不能一一解释。

『嘻!你……在……打………』风得意的逐字细说。

『没有。』明断然地说。

『这对你的身体不好。』风关心地说。

『怎会。』

说罢,明就发觉中了风的圈套,给风取笑一番。

『你想念我才做这件事。』风像找到答桉似的。

『呀!真的想你。』难得明还有心情斗嘴。

『要不要我上来。』

『不,太晚。你也累吧!』

『你疼我。我有几天假期,明天下班上来。』

明答应。

『你喜欢吃甚麽………要我穿甚麽…………呀……甚麽都不穿…………真坏……………要……怎……麽………玩………………』

风一直喋喋不休,明却想庆幸自己没有这样的邻居,干出这种事后果太严重,但,换上慧风…………………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