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特快车(一) -

x 深夜,开了窗户,偷点起一根菸,吐了二口白茫茫的烟後,空气清
  机马上敏锐的亮起红灯。我不知道为什麽要笑,可是我就是微笑起来,看
  看机器、看看手上的菸,讨厌烟味的猫咪又背对我离去;一次抽不完一根
  菸的我,还是喜欢故作姿态般吞云吐雾,因为这样会让我更靠近你、想起
  你抽菸的模样:你习惯用纤细姆指及食指拈菸,像个玩世不恭的家伙,深
  深吸进一口,再吐出烟圈。

    你喜欢玩吐烟圈的游戏,烟圈越完美你笑得越开心,像空中飞舞一个
  又一个的甜甜圈,你再顽皮的用手指戳戳它们;有时你也玩打火机,灵活
  的五指翻转火石开关,一转一启,打火机於是忽燃起火舌,忽又熄灭,像
  一颗不安定的灵魂,飘忽、明灭闪烁。最後,我的视线一定会停留在你拈
  菸的手指,你的手指是我的魔术师。

    今晚,我的体内满溢着骚动与兴奋,就要出发了!熄好菸,用纸包起
  来,避免被家人发现我偷抽菸;关上窗户,让空气清净机继续运作,提起
  我的皮包,将手指搁在唇上,跟猫咪作了个「嘘」的动作,再挥挥手:「
  掰掰,要乖乖的喔。」我心里这样说。

    关上房门,我小心翼翼又紧张的下楼,楼下的父母亲已经入睡了,可
  是小弟的门缝还透着亮,他还没睡吧!?我考虑过要告诉他我半夜要逃家,
  可是想想又算了,告诉他也许只会增加他的负担。

    我轻手轻脚的经过他们的房间,再踩下下楼的每个阶梯,然後用最缓
  慢的速度开启大门,闪身出门,再锁上大门。「喀!」从不知道关门声像
  一百分贝,我的心狂跳起来。冬天的夜里,气温降至十几度,冷风迎面吹
  来,可是我丝毫不觉得冷,我快步的走向巷口,远处有着几声狗吠声,像

  在通风报信:「汪~汪汪~有人家的女儿逃家去啦!」我假装狗儿们说的
  人不是我。


    急急的拦了部计程车到後车站,然後刚好看见午夜特快车就要开了,
  我跑过去,赶上当最後一个上车的旅客。我要飞奔向你呀!再也没有可以
  阻挡我的,我就是想见你,在今晚。

    车子上了高速公路,我的心仍狂跳着,我脱下外套拿下红色围巾,温
  暖的车厢高热的体温,像我对你的爱慾。现在的你仍在研究室里赶论文吧?
  这一个多月,你几乎二天睡一次觉,总在我醒来时,你才告诉我:「整夜
  没睡,等你醒来和你说说话之後,我才去睡。」

    好心疼你啊!为了课业如此拼命。可是你总是嘴角一撇不以为意:「
  能和你说说话整夜的疲惫就消减了大半!」

    我的清晨、你的临睡前交织着不可言喻的激情,我抱着毛毯,像在你
  怀里:「昨晚梦见你了,梦见你拥抱我、要我。」

    「我爱你、要你,一直都要你。」你不保留的说,我的耳朵传导电般,
  触发全身的欲望,有时酥麻的感觉突地产生:「我好想你... 」我轻声的
  说。

    「什麽时候可以见到你?什麽时候?!什麽时候啊?!」你低低的不
  满,重重的敲打我的心坎。

    「.....」我承接着无语。我渴望见你一如你,只是住在家里,难有
  机会外宿,难呀难...。

    我头倚着车窗,外面是一片漆黑,车窗外零星的路灯像流星一般飞过
  ;想起喜欢天文学的你,最爱点名星辰,每一颗遥远的星辰现在却是最亲
  密的见证人,每一抬头就想起你俊美自信的挥洒:「那是天狼星、那是天
  后座:《美国情缘》里男主角画在女主角手臂上的星座,看出来了吗?」
  我点点头,你的左手环抱着我,在我右耳旁解说,然後再一遍遍吻我的耳

  後、颈间,我总被你挑起慾望,转头索讨更多的吻,四片唇交合,你的舌
  在我的口中探索,然後稍离,再重重吻我,吻得我喘不过去,我贴紧你,
  完全的回应,伴着忍不住的吟声。「你说你是不是很淫荡。」「嗯,是,
  我淫荡只对你一个人..」

    你将手探进我的胸口,揉握我的胸部,「好柔软、好丰满..你是我的
  女人。」我挺直身体,让你握得更多,你的手指逗弄着乳头,那一颗小小
  的粉红珍珠,像等待被拾起,你低下头含入口中,用舌头舔逗。


    我深呼一口气,午夜特快车的旅客不多,我环顾四周,包括我大约只
  六七个乘客,大部分的人都放低椅背枕好头睡觉,除了引擎声外,只有我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我从皮包拿出手机,拨电话给你。

    「你怎还没睡?」你果然还在熬夜赶论文,劈头就问我这时间怎还不
  睡。

    「我好想你。」除了思念、除了爱,没办法解释我现在的行为。

    「我也是...」你似乎听到不寻常车子行进的声音,马上问:「你在
  哪?」

    「我在车上。」

    「啊...要去哪?」

    「去找你!!」我坚定的说。

    「你这个傻子,竟然半夜跑出来...」虽是严厉的口气,可是听得出
  你的兴奋。

    「我好想你、好想见你!」我面向漆黑的窗外,呐喊我的心声。

    家教甚严的我,不仅有门禁时间,父母亲对於我的交友也相当关注,
  我知道我这样半夜出门,如果让他们发现了,将会有多严重的後果,但是
  如果不睹一次,永远没有赢的机会。

    「他们不会发现的,爸妈习惯早起去爬山,等他们回到家,就当我已
  提早去学校上课,像是没碰见他们...不这样,我见不到你啊!」


    「你...」你像揪着心疼,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想像你停下打字,瞪
  着电脑萤幕又担心又不舍。

    「你不希望见到我?怕我打扰你写论文?」我小心的问。

    「不是,我当然想见你!只是我担心你离家被发现,况且你又不能留
  下来,得马上回台北不是吗?」

    「我会搭最早班的飞机回台北,我只要见你一面就值得了。」

    「唉...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女人,你让我又急又不安..」

    我想也是,所以不敢太早打电话告知我要来找你,可是这个好消息怎
  按耐得住不说呢。这是我第一次偷偷离家,像私奔般,只为成全爱而已。

    「对不起...我想见你..」

    「我也好想见你,不要说抱歉,换成我,不知道已经离家出走多少次
  了哩。」

    我笑出来,紧绷的精神松驰不少。

    「你睡一下,快到时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好..」

    「我爱你。」

    「我也是。」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