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套房 -

经过朋友介绍在一个小巷子裡,找到了这栋七层整楼都是出租套房的地方,房东是个60多岁

包租公,看房的时候他们夫妻两人一起介绍这裡的套房环境及附近治安良好,又加上整栋楼才翻新不到

四个月,我看了是很满意,除了七楼最边间靠近逃生梯707号房间外,其它的房间我并不满意,707号房间

比较大,又加上厕所有开窗,当场付了押,租金,拿了大楼大们的感应器和钥匙后,马上就回到旧租屋处整

理,打包!虽然自己目前是单身一人,但是女孩子就是小东西多,也整理打包出八大箱东西,搬过来后,又是

整整忙碌了一天,全部的东西才就定位!

为了赶周休前把主管的交代的事项处理好,那天我忙到晚上9点多,回到租屋处也快11点

了就在我钥匙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有一隻手紧紧的捂住我的嘴巴,只听到身后一个中年男子用台语说

:给我进去!当下的惊慌,让我发出呜呜低沉声音,在漆黑的房间裡,我的眼睛被那个人拿我睡觉的眼罩

蒙起来了,那个人用搬家剩馀的胶带封住我的嘴及捆绑我的双手,我听到房间电灯开关被打开的声音

,没多久又听到那个人在方间翻找财物悉悉梭梭的声音,我尽量让自己立刻保持冷静,碍于被封住的嘴

,我难以发声要那个人不要伤害我!时间彷彿过了好久,那个人:妳好像没什么钱,倒是胸部挺大的!有隻

手伸进我的上衣,穿过胸罩搓揉着我的乳房!我才勐然想起我今天上班是穿的是低胸套装,那个人边搓


揉我的乳房边说:我好久没干女人了,今天就让妳爽一次!虽然我极力的挣扎,最后我还是被那个人脱掉

全身只剩下一条小内裤,成一个大字捆绑在床上,那个人一边搓揉我的乳房,嘴裡一直吸吮乳房上的奶

头,一隻手指滑进我的阴道裡来回的抽插,虽然我已经有两年多,没跟任何男人有亲蜜的性行为,但是生

理上的反应,让阴道分泌出来的淫水汨汨的流,那个人:妳多久没被干了?怎么鸡巴洞那么湿?


一个肉团顶在我的阴道洞口上下的磨蹭,阴道璧慢慢的被那个肉团撑开,撑到感觉阴道涨涨的,

那个人:这个鸡巴洞还有点紧!感觉肉团顶到了我的阴道最裡面的子宫璧肉,但是那个肉团还是在我阴

道裡来回的一退一顶,越顶越深!那个人趴在我身上,舔着我的耳垂说:只要被我干过的女人,每一个都是

爽歪歪!我气的流下眼泪!

那个人的阳具每一次在我阴道裡都用力的一退一顶,似乎还可以感受每一次的一退一顶,

似乎感觉有颗粒状的东西的在磨蹭阴道璧,虽然我交过两任的男朋友,跟他们都有过亲密的性关係,唯独

这次被那个人的阳具抽插,阴道裡的酥麻快感,更胜以往做爱的感受,高潮的快感让阴道裡的淫水越流越多

,没多久阴道深处的子宫璧口喷出阴精,那个人讶异的说:这个鸡巴洞还会吸呀!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淋在

阴道深处的子宫璧肉上,那个人软绵绵的趴在我身上,喃喃地说:真爽!第一次干到鸡巴洞会吸的!那个人在

我房间抽了两根烟后,分开我的双腿,阳具上的龟头直接从阴道口顶进最深处的子宫璧肉,我被封住的嘴发

出呜.....低沉的声音,那个人说:是不是很爽?这次阳具在我的阴道裡的抽插时间更久了,每一次那个人都还

会用力将龟头顶到阴道深处的子宫璧肉上,我不知道我喷精了几次,只知道那些颗粒状的感觉不断在磨擦阴

道璧,使我整个阴道一直都处在亢奋,酥麻的愉悦!


事情发生后,我大哭一场并没有报警处理,我必须很快的恢复生活作息,隔了一个星期,没想到那天晚上

我睡的太沉了!那个人进来我的房间都不知道,等到我惊醒也被那个人制服了,那个人在我屁股下垫了


枕头,分开我的双腿后开使舔我的小穴,灵动的舌头在阴道口鑽探,有时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想到上


个星期他性侵我的时候,那个特殊的性爱愉悦感,真希望他赶快插进我的小穴!那个人趴在我身上一边

用他的阳具在我的阴道裡抽插,一边在我耳边说:上一次被我干的爽不爽?我好想你这个会吸的鸡巴洞

那个人撕开我嘴上的胶带,我紧闭嘴闪躲他伸过来的舌头,他用阳具勐然的用力一顶,我喔...一声自然的

张嘴,他的舌头很快的鑽进我的嘴裡,在他的阳具抽插下,整个的阴道都处在亢奋,酥麻的愉悦,我喷精的

间距越来越短,我求那个人说:把我的手鬆开好不好?

一股温热的液体淋在阴道深处的子宫璧肉上,我的四肢紧紧缠抱那个人,我享受着不断高潮后的愉悦,他的舌

头又伸进我嘴裡,我没有抗拒跟那个人拥吻,那个人舔着我的耳垂说:爽不爽?要不要我再干妳一次?我暗暗的

摸到他有颗粒粗长的阳具说:你的东西都那么粗长了还入珠?

原本那个人要拿下我的眼罩,我拒绝了!我不想看到性侵我的人长什么样子,但是又很享受他入珠的粗长阳具

在我的阴道裡抽插带来非常大的愉悦,那个人伸出手指挖我的阴道说:是不是被我干一次就爽歪歪了?

这次我很主动的配合他变换不同的体位,在我的淫叫声中,入珠的粗长阳具一次次用力顶我的小穴,温热的精液

再次的淋在阴道深处的子宫璧肉上时,我舔着那个人的耳垂说:明天晚上再过来干我!

我才躺上床上不到十分钟,那个人又开门摸上我的床,他伸出舌头要吻我,我闪避他的舌头说:有本事把我干到求

饶,别说吻我,在我嘴裡口爆吞精都行!他分开我的双腿开始在我的阴道洞口舔,两隻手指不断的在阴道裡抽插,

被他舔屄舔到扭着屁股躲他的舌头时,他直接用阳具在阴道口磨蹭,挑动着我的性慾,我忍不住的伸出舌头吻他,他说:今

晚要在我嘴裡射精并要我吞精!又是不知喷了几次的阴精,不断的高潮下,他的粗长阳具在我嘴裡爆射精液,我吞下又浓

又腥的精液后,继续吸吮他射精后的龟头!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