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 我........(3) -

x
本帖最後由 pop-7689 於 2018-4-27 18:33 编辑


诗雅当初嫁给我哥的时候,一直没有举办婚礼,这次与我结婚可以说并不算
二婚,当诗雅穿上每个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婚纱出现在我面前,我被她的绝色美
丽,优雅高贵所深深地迷住,白皙的脸颊上那一抹羞意,简直让我忘记了呼吸,
我们牵手走进婚姻殿堂,彼此宣誓了对彼此的爱,然後我牵过她的纤手,为她带
上戒指,然後激动地把她拥入怀中,当着无数嘉宾的面与她热情地拥吻,赢来一
片片掌声。

  当甜蜜的蜜月归来後,诗雅的小腹已经稍显凸起了,这时诗雅娇柔的身子再
也不能经受我的折腾,每次缓慢的抽插,总是让我无法达到高潮,只能让诗雅用
手帮我打出来,只是每次都不能让我解渴。

只是孕妇的情绪是捉摸不透的,虽然曾经诗雅总是那麽典雅大方,温婉可人,
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但是谁也保不准怀孕期间的她,会不会因为某些稀奇古怪的
原因生气,一旦动气对身子跟宝宝都不好,於是我只能像豆腐一样,把她捧在手
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般宠着她陪着她,只是陪着这样一个大美人,特别是
怀孕的她,更是别有一番风味,每次我都是情欲高涨无法熄火,搞得我叫苦连连。

  「啊!……啊!……信哥……慢点……唔……」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到宾馆开了间房,江钰婷双腿打分度地分开,平躺
在床上,粉嫩嫩的小穴小心翼翼地把我的肉棒吃进去。

  江钰婷是我店里面的担任接待员工,曾经与外面男友大胆地在办公室里偷情
被我抓到现行,为了不失去工作主动帮我吹箫,甚至一有机会就主动勾引我,现
在我老婆大着肚子,我毫不客气地把这小丫头正法了,把她变成我的情妇。

这姑娘身高不足1米6,体形娇小无比,脸蛋清纯可爱看上去就像是14岁
的小女孩,不少客户来到我店里都以为我用童工,殊不知这丫头已经是个出来实
习的大学生了。

  巨大的肉棒慢慢探进嫩穴深处,很难想像如此纤弱娇嫩的小穴,是怎麽把肉
棒吞进去的,不过,可惜这个小穴虽然紧致无比而且淫液泛滥,但是我肉棒还有
1/3露在外面就已经顶到花芯无法深入了。

  「哎哟,捧到宫颈了,信哥好厉害。」江钰婷浪叫道。我笑着牵过他的小手
来到她的私处,让她握住还在嫩穴外面的肉棒,她惊呼道:「天呐,还有这麽多
在外面。」

  「很不错啦。」我叹了口气,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时候,我做了多久
的前戏才插得进去吗?」说完我缓慢地抽插起来,用手逗弄胸前那两粒鲜红的蓓
蕾。

  江钰婷胸部只有两团小小的嫩肉微微凸起,与诗雅微褐色的乳头不同,乳头
犹如樱桃般粉嫩嫩的,虽然胸部不大但也十分可爱。

在我缓慢的抽插中,江钰婷也慢慢放松了身子,大量的淫液分泌出来,湿润
了腔道,我的肉棒进出越来越顺利,最後居然连根莫入的插了进去!

  我的肉棒的长度都超过了这个娇小的身子嫩穴到肚脐的长度,我不得不佩服
女人阴道的伸缩性,我这一插到底都不知道已经抵达这小丫头身体里哪个部位了,
我慢慢地活动身体,在江钰婷紧窄的嫩穴中抽插起来。

  「嗯……啊……信哥好厉害……肉穴像是要撕裂了一般……啊……啊……跟
信哥做爱……我感觉我好像还是处女……啊哈……好棒……」

江钰婷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娇滴滴地喘息着,一点一滴地刺激
着我的兽欲,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後把她翻过身来让她跪在床上,我从後面
扶着纤腰大力抽送起来。

  「啊啊啊!……不要……好激烈……要坏掉了……骚穴要坏掉了啊啊!……
信哥放过我吧……我错了……呜呜……」

江钰婷带着哭腔的声音更加刺激着我,她越是求饶我操得越猛,到最後她的
浪叫只剩下无力的嘤咛声,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抱下床,让她靠着墙,我双手
托起她的俏臀支撑着她本来就没多少的身体重量,然後肉棒刺入嫩穴中狠狠抽送
起来。

  「嗯……嗯……」无力的嘤咛混搭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最後江钰婷高
亢地浪叫後居然晕了过去。

我怒吼一声抽出肉棒强行插入江钰婷的口中,狠狠地操着柔软的喉咙,然後
在她的喉咙深处射出了精液。离谱的排精量呛得江钰婷眼泪直流,瘫软在地上,
我看着骨头都快被我拆散的江钰婷,放她半天假便独自离开了宾馆。

  吴海燕是我店里的会计,按道理说相貌也算漂亮身材也算不错,但是与诗雅
比起来就逊色太多太多,江钰婷至少有个小萝莉的特色,而吴海燕平时我就没什
麽想法了。不过那仅仅是「平时」,老婆怀孕性欲高涨的我,想起这个吴姐已经
生过两个孩子了,说不定能满足自己?

  这天趁着只有吴海燕一个人在办公室,我端了一杯咖啡给她,想与她搭话。

  「哟!老板亲自泡咖啡,折煞小女子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什麽
事?」吴海燕抿了一口咖啡淡淡道。

  还小女子呢,我暗笑。不过29岁的吴海燕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韵味,虽说谈
不上小女子,但看上去确实还很年轻,我收回思绪跟她聊起工作上的事。聊了差
不多,我话锋一转,问道:「吴姐,听闻你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生孩子疼不疼
啊?」

  吴海燕轻轻一笑:「说起来当初你还满世界宣传你要当爸爸了,这会儿想起
娇妻怀孕的幸苦了?我可跟你说,分娩的痛苦你们男人永远不会懂的,好好疼你
老婆。」

  「是是是,那是当然。」我满脸堆笑,道:「我现在可是把她捧在手心里怕
摔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天天宠着她都要把她宠坏了呢,只不过……」

  「只不过什麽?」吴海燕好奇地问道。

  「那个……吴姐我先问你个事,你怀孕的时候你老公想要了怎麽办?」

  「好办啊,有些姿势适合跟孕妇做爱,不能太激烈,实在不行就用手跟嘴巴
帮他咯。」吴海燕大方地跟我大谈房事。

  「哎哟!吴姐你是不知道,我那玩意太大,性欲又旺盛,做爱总是很激烈,
我是怕伤到胎儿啊,慢慢做总是解不了渴。」我开始把话题引入我的节奏。

  「那就在外面找些女人呗,不过小心别被老婆知道,孕妇可不能生气。」

  「我不说了嘛,我那玩意太大,一般女人受不了啊,这可苦了我了。」

  「哟哟,吹吧,哪个男人不说自己牛?你的能大到哪去啊?」吴海燕嗤之以
鼻,我神秘地笑了笑,拿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然後按扩音。

  「喂,」电话中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宝贝儿,醒了吗?对不起刚才太粗暴了,我见你晕了过去,但是有客户找
我,没来得及照顾你我就先走了。」

  「你还好意思说啦,肉棒这麽大,还那麽粗暴地对人家,人家骨头都快散了
啦,都下不了床了。」嗲声嗲气的声音,让我几乎忍不住飞奔到宾馆再操她一次,
不知不觉裤裆处就支起了一个帐篷。

  「好啦,放你半天假,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注意你个头啦,不是你这麽折腾人家身体好着啦,不理你了,人家要睡会
儿,挂了喔。」

  我哄了她几句,便挂掉电话,淫笑地对吴海燕说:「你看,江钰婷那小妮子
没法满足我不说,还晕了过去,这会你该相信了吧。」

  吴海燕听後,突然笑得花枝乱颤,道:「噢!我明白了,所以你现在来勾搭
姐姐了?咯咯咯咯,只是姐姐可没你家那娇妻那般美貌,你多半看不上吧?」

  「吴姐说得哪里话。」被吴海燕一语道破我的目的,虽然有些尴尬,但我本
来脸皮就厚,道:「我可是看到不少客户来都是不停偷瞄吴姐呢,谁敢说我们吴
姐不漂亮?」说着我就在吴姐还算细腻的手上摸了一把。

  吴姐没有想到我这麽明目张胆地吃她豆腐,也不生气,忽然瞄见我裤裆处老
大一个帐篷,以为我是对她有了反应,不免有些得意,然後笑道:「居然吃姐姐
豆腐,别以为你是老板我就不敢对你怎麽着啊,咯咯咯咯,还勃起了,真可爱,
敢不敢让姐姐看看有多大?」

  我见状暗叫「有戏!」於是也没有忌讳,直接在办公室里拉下拉链,把大肉
棒掏出来,狰狞的大肉棒在吴姐面前一跳一跳的,吴姐被这个尺寸吓得合不拢嘴,
竟然情不自禁地就握住了我的肉棒。

  「好烫!真的好大一根呀!」吴海燕赞叹道。

  陌生的触感握住我的肉棒,让我越来越兴奋,於是出言挑逗道:「吴姐要不
要尝尝?」

  不过吴姐并不像小女生那麽好骗,咯咯一笑便拒绝道:「哪有那麽便宜的事
情,不过这麽大一根肉棒我倒是第一次见,我可要好好玩玩。」

  说着吴姐就脱下了高跟鞋,两只穿着黑丝的秀脚一左一右地夹住我的肉棒。
我以前在家也经常让诗雅帮我足交,此时在办公室里我的大肉棒被少妇玩弄,别
有一番刺激,不一会我的肉棒更加坚挺了。

秀气的小脚在我巨大的肉棒上来回摩挲,一滴晶莹的前列腺分泌物从马眼上
溢了出来,吴海燕一边帮我足交,一边揉搓着自己饱满的乳房,可见她也来了感
觉。

  「看来没有那麽容易射呢。」吴海燕调笑道。

  「那是自然,吴姐你不更加努力的话可不行喔。」我挺了挺依然高举的肉棒
得意道。

  吴海燕不接话,小脚离开了我的肉棒,跪在我身前直接把肉棒含入口中,卖
力地套弄吸吮起来。

吴海燕嫺熟的技术在我面前依旧是小儿科,她充其量不过是跟老公做过然後
在外面勾搭过些野男人而已,我家诗雅可是在专业的场地里面经过专业的人士调
教过的,她的妙口都不能轻易让我射出,更何况吴海燕。

  「哎哟,怎麽还不射,嘴巴都酸了。」吴海燕娇嗔道。

我则微笑不语,只是摇了摇头,肉棒示威性地朝她晃了晃。吴海燕战起身,
纤手很自然地解开胸前的纽扣,连同内衣一起散落在地上,上身完全暴露在我面
前。白嫩的乳房虽说没有诗雅那麽大,形状也没诗雅那麽好看,但是还算丰满挺
拔,深褐色的乳头镶嵌在乳峰上,办公室内空调的冷空气一吹马上翘立起来。

脱掉上衣的吴海燕站立不动,挑衅地看着我,我上前抓住这双奶子大力揉动
起来,同时俯下头对着乳头又咬又啃,吴海燕一下就招架不住,开始发骚地喘息
起来。

我掀开吴海燕的短裙,一把扯下她的内裤,露出里面肥厚的阴唇,生过两个
儿子的吴海燕阴唇已经乌黑,郁郁葱葱的毛呈倒三角坐落在阴阜上,我伸手到吴
海燕的私处探了探,发现早已湿润。

  我把吴海燕的内裤塞进她的嘴里,虽然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但还是小心为
上。我把她推到墙上,让她面对着墙壁,把她两只手腕钳在墙上,然後肉棒对准
肉穴连根莫入一插到底。

  「唔……唔……」吴海燕的身躯剧烈扭动起来,由於嘴巴塞着自己的内裤说
不出话,只能用鼻音大声呻吟起来。

我两手钳制住吴海燕的手腕,从背後狠狠地插入,看上去就像是强奸一样,
而且我第一次在办公室中大胆地插穴,加上吴海燕越来越软的身子以及骚穴中越
来越多的淫液,我知道我征服了这个女人,当插了二十多分钟後,我感到穴内淫
液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烫,紧紧的肉壁更加大力地挤压我的肉棒,我知道这个女
人快要高潮了,於是我问道:「吴姐,我也快射了,我能射在里面吗?」

  吴海燕剧烈地摇头起来,可是随着身子的剧烈摇晃又像是在点头,於是我便
停了下来,问道:「射在里面不行吗?」

  吴海燕还差那麽一丝就能达到高潮,那是她从来没有体会到的感觉,从来没
有这个大一根肉棒用这麽激烈的方式在这样刺激的环境下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
高潮的她在这种即将达到天堂的关键时刻,我却停下来了,让欲火焚身的她几乎
失去理智。

  我直接「啵」的一声拔出肉棒,我粗暴地把她翻过来面对着我,扯掉她嘴巴
里的内裤,问道:「到底能不能射在里面嘛?」

  「不……不行,今天是危险期……一定会怀孕的。」吴海燕喘着粗气道。

  「怀孕就再生一个呗,你不让我射在里面,我就不做了。」

说着我就要把肉棒塞回裤裆里,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脱衣服,只是把肉棒从拉
链里掏出来而已,随时可以提提裤子走人。

  「哎哟,好哥哥,你真是坏死了,别捉弄人家了,赶紧给人家,人家让你射
里面好不行嘛。」吴海燕急忙抓住我的肉棒,求饶道。

  我坏坏一笑,让吴海燕背靠这墙壁,重新把她的内裤塞进她嘴巴里,然後我
把她的两条长腿搭在我的胳膊上,然後蛋大的龟头重新刺进肥沃的骚穴中,长驱
直入直到花芯。

吴海燕呻吟连连,表情迷醉地晃动自己的娇躯,紧接着我就是粗暴的抽插,
大肉棒进出湿温的骚穴带出一片淫液,淫肉与淫肉发出「啪啪啪」有节奏的撞击
声,随着大肉棒进出骚穴,阴唇逐渐翻开,我清晰地看到肉棒进出骚穴时在阴唇
间不断被挤弄,孜孜淫液就是从这里一波一波的溅出,湿润的肉穴紧紧箍着大肉
棒,无耻地交合着。

  再次猛烈地抽插了接近10分钟,吴海燕高亢地呻吟着,一股浓烈地阴精喷
洒而出,弄湿了我的裤子,我也加快节奏,肉棒像机关枪似地突进,最终龟头顶
在花芯深处射出浓浓的精液,虽然中午时我已经在江钰婷身上射了一发,但此时
第一次在诗雅以外的女人腔内射精,比较兴奋,排精量也非常的大,粘稠的精液
溢出小穴流到大腿上,弄脏了黑丝,看起来无比淫荡。

  吴海燕跌坐在地上,剧烈地娇喘着,我把肉棒凑到她脸旁,她意会地把肉棒
含进嘴里清理着上面残留的精液。之後我满意地把软下来的肉棒收了回去,调笑
道:「怎麽样?吴姐,爽不爽啊。」

  「讨厌,小冤家,你操死人家咯……」吴海燕妩媚一笑,无力道。

  从此以後我便有了江钰婷跟吴海燕两个炮友,一个青春逼人活泼可爱,一个
成熟丰腴妩媚淫荡,我甚至开房让他们两女共侍一夫,享受齐人之福,巨大的肉
棒享受着两个香舌的服务,刺激无比。

而且每次吴海燕都淫荡地求我射在里面,所以我都是先用激烈地方式把江钰
婷操晕过去,然後在把早已被按摩棒折磨得很有感觉的吴海燕送上高潮,然後在
吴海燕腔内注入滚烫的精液,结果显而易见,她怀孕了。

只不过跟我厮混的那段时间,吴海燕同样也跟她老公做过爱,只不过都是在
安全期的时候跟她老公做的,危险期的时候却是如发情的母狗般疯狂的跟我性爱,
她的老公不知道她的生理周期,她自己知道她的第三胎其实是我的。

  两人彻底沦为我的性奴,每天的穿着越来越风骚暴露,惹得不少客户流连忘
返,我利用她们的身体为筹码来推进我的事业,江钰婷像以前诗雅那样吃妈富隆,
而吴海燕怀孕了则不需要避孕,当客户与一些老板满意地在她们的腔道内得意地
排出精液後,许许多多的合作便顺利地达成。

  而在吴海燕顶着5个月的身孕,在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身下承欢的时候,我
在医院中焦急地来回游走,足足等了2个多小时,诗雅顺利地为我诞下一个儿子,
我急忙走进产室,看到平安的母子,诗雅香汗淋漓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
紧紧握着她的手,无言地表达着我的爱意。

  4个月後吴海燕也顺利诞下一个儿子,他的老公高兴不已,之前两个都是女
儿,如今终於如愿以偿得了个宝贝儿子,我知道後笑而不语,我的血型跟他老公
相同,从血型上看也看不出什麽问题,而且孩子很像他妈妈,所以不做DNA估
计很难看出端倪。

  最终江钰婷因为把一个大老板伺候得很舒服,那个老板把她包养了,还很大
方的送她套房子。

而吴海燕产下一子,老公虽然对她疼爱有加,但是吴海燕似乎给他老公带绿
帽子带上了瘾,下贱地沦为各种喜欢玩弄人妻孕妇的老板的玩物,若干年来产下
一个又一个孩子,终於纸包不住火,跟结婚多年的老公离婚。

  而我,事业步入稳定期,有了固定的客源并且打出了品牌,生意的规模满足
了我的野心,我则多花时间陪着家人。

  可爱的宝宝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笨拙地爬行着,一个优美的裸体在他身旁不断
示范,只不过这优美娇躯的动作看上去更加像一条狗。

  「子沛,加油喔,不过你可别学你妈,她是条母狗喔。」我对着儿子笑道,
还不会说话的宝宝瞪着无比乾净纯真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赤身裸体的妈妈,兴奋
地笑着。

  「讨厌,主人不要在宝宝面前这样说他的妈妈嘛。」诗雅娇媚地道。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丰臀,发出「啪」的一声清响,道:「可是你明明很兴奋
啊,越是羞耻你就越兴奋,真是可耻的母亲,哈哈!」

说着我的肉棒插入诗雅淫水泛滥的蜜穴中,即便生过孩子依然紧致,诗雅娇
呼一声,爱怜地看着那好奇地盯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眼神中的情欲渐浓……

  「啊哈……啊……主人的肉棒……用力……」

  「嘿嘿,当着儿子的面被操还能那麽有感觉啊,你这个骚货。」我狠狠地在
她的雪臀上拍了一记,鲜红的掌印清晰地留在上面。

  「还不是因为……主人的肉棒……啊哈……操得人家太舒服了……啊!!」
诗雅渐入佳境,原本甜美轻柔的声音也逐渐高亢起来。

  我把诗雅翻过来,让她躺在地上,我把儿子抱过来放在诗雅的肚子上,爬行
都还不熟练的儿子连忙攀上妈妈高耸的乳峰,随着我深入浅出地慢慢抽插,诗雅
的身子也慢慢晃动起来,紧张的宝宝紧紧抓住妈妈的大奶子,还本能地把葡萄大
的乳头吸如嘴中,诗雅连忙扶住儿子,嗔怪地看着我,无言地抗议我的恶趣味。

  我尴尬地笑了笑,把肉棒从诗雅的身子中抽出,诗雅温柔地把宝宝抱进婴儿
车里,轻声唱着动听的歌谣哄宝宝睡觉,尽显迷人伟大的母爱。

宝宝睡着後我们离开了囚室回到了房间,看着温柔凝望儿子的诗雅,我兴致
全无,只是抱着她,陪着她……

  儿子一天天的茁壮成长,离开了婴儿车,挤在了爸爸妈妈中间。

  「老婆,儿子好像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低声道。

  「嗯,」妻子爱怜地抚摸着儿子的头,悄悄地爬起身,我牵起她软若无骨的
手走到地下室中。

  一进囚室,诗雅便尽显媚态,宽衣解带讨好我,我爱怜地抱起跪在地上的她,
轻声道:「今天咱们不玩这些了,我们多久没好好做爱了?今天我只想好好爱你
……」

  我把诗雅横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大床上,就如同当年我们第一次做爱一般,
我迷醉地舔弄着诗雅的乳头,沈迷在诗雅无尽的温柔中。

经过哺乳期後的诗雅乳晕已经变成了成熟少妇才有的深褐色,乳房比以前大
了一点却没有走形,依旧如以前一般像个大大的水蜜桃。

  「嗯……老公……好舒服……你好久没有像这样爱我的乳房了……」生过孩
子的诗雅敏感不减当年,在我熟练的逗弄下很快来了感觉。

  「谁说的?」我吐出葡萄大的乳头道:「你忘记了,你刚生下宝宝那会,我
可是天天像孩子一样吃你的奶呢。」

  「还好意思说呢,跟自己的儿子抢奶吃。」诗雅娇羞道,熟透的人妻微羞起
来更是诱人。

  「医生不是说你身子柔弱奶水营养不足嘛,看你瘦成这样子,脂肪全长胸部
上了,宝宝只能喝奶粉,既然如此那母乳自然便宜老公了。」我大力吸吮起乳头
来,可惜已经没有乳汁出来了。

  诗雅被我熟练的舔弄挑逗得呼吸粗重娇喘连连,两条玉腿不安地扭动,早已
熟知对方身体的我,知道她的嫩穴一定也是饥渴难耐,渴望我的呵护与抽插,我
慢慢向下游移,划过平坦光滑的小腹,经过一片稀松的丛林,来到了女人的圣地。
湿润的舌头拨开娇嫩的小阴唇进入其中,在肉穴内搅动采集甜美的蜜汁,敏感的
阴核在我舌头与牙齿的侵犯下勃起,弄得诗雅娇躯连连晃动,欲拒还迎。

  「唔……老公……你舔得人家还是那麽舒服……」

  「老婆,我要进去了。」蛋大的龟头对准早就淫水泛滥的嫩穴,扑哧一声插
到了最深处。

  「啊!……好涨……」

诗雅饥渴的嫩穴被巨大的肉棒塞满,淫液立即溅了出来,随着肉棒的每次深
入都能带出大量淫液,柔软的嫩穴紧紧包裹住硬如铁棍的肉棒,诗雅呻吟连连,
每次肉棒抽出时小穴忽感空虚无助,但是很快肉棒就在她的期待中再次插入,充
实着整个腔道直达花芯。

  「好……好舒服……用力……啊!……」诗雅舒爽的闭上媚眼。

  我奋力地抽插小穴,舌头舔过诗雅细腻的脸颊,吻上美人的香唇,大口吸吮
着,舌头探入美人杏口内,里面的香舌又柔软又滑腻,主动送出香舌与之纠缠,
我温柔地吸吮嫩滑的香舌,而诗雅吸着我不断递出的口涎,娇躯紧紧贴住我的身
体,腰肢乱颤配合着大肉棒的抽送。

  压着诗雅抽插了一段时间後忽感单调,当下搬过诗雅的身子让她跪在身前,
诗雅双手撑床,顺从地翘起丰臀,回首凝望,目光中春意无限,等待着大肉棒的
插入。淫液冲刷过的阴唇娇嫩欲滴,性感无比,没有任何考虑,抓住圆滚滚的雪
臀,肉棒「滋」的一声刺入淫穴中。

  两只诱人的水蜜桃疯狂地晃动着,我抓住白嫩的雪乳贴着诗雅的玉背,在她
身後挺着肉棒大力猛干。诗雅散着秀发擡起头,扭动着雪臀,高亢的浪叫,美丽
的脸庞充满迷醉的情欲。

  「啊……老公……嗯哈……我要不行了……啊啊好舒服啊!!……」

诗雅身体的反应让我知道她的高潮即将来临,我抱着诗雅的蛮腰急速抽插,
每一下都沈重有力,诗雅似乎顶不住了,疯狂地摇摆翘臀,嫩穴紧紧夹着大肉棒,
任由大龟头撑开蹭蹭肉壁深入里面撞击着花芯。

  「啊啊!……我要不行了……高潮了……好美啊啊!!……」

快感如电流般扫过诗雅全身,痉挛的身体不要命地喷射最後的淫液,大量阴
精冲关而出,溅向小穴中的大肉棒,此时诗雅已经泄身,但是已经挺着丰满的肉
棒承受着我更加狂野的冲刺,任由大肉棒肆虐她的嫩穴,每一下都重重撞在宫颈
上。

在几十次的疯狂抽插下,肉棒顶在花芯上,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浇得诗雅欲
仙欲死,趴在床头挺着美臀娇喘连连,娇躯轻颤,小穴依旧贪婪地吸吮着还没来
得及退出去的肉棒,想将每一滴精液都吸入其中。

  暴风雨过後,两人侧身而握,我一手牵着诗雅的玉手,一手抚摸诗雅平坦的
小腹,轻声道:「希望能怀上。」

  诗雅握住正在抚摸她小腹的手,疲惫地道:「这几天危险期,一定能怀上的
……」

  「但愿吧,我们回房,来,我扶你。」

  ……

  夜已渐深,我在书房中对着桌上的方案苦思冥想,思索着一条条的计画。一
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我旁的桌子上,我回头一笑,牵过妻子肉嘟嘟的手让她微
微向我靠拢,我俯身在妻子圆鼓鼓的小腹上侧耳轻听,而妻子抚摸着我的头,露
出了幸福的微笑。

  「没什麽动静呢,肯定是个跟她妈妈一样温婉贤淑的小公主。」我笑道。

  「刚才还踢我来着呢。」妻子抚摸着圆鼓鼓的小腹,因为怀孕的关系身子有
些浮肿发胖。

  「晚上天气有点凉,小心冻着,你都快生了就少动一点,别让我担心。」

  「嗯,我会的,你也是,别太晚了,工作别那麽拼命。」

  「马上就睡……」

  ……

  诗雅很快为我诞下一个小公主,肥嘟嘟的脸颊煞是可爱,长大一定像她妈妈
一样是个大美人。一女一子组成一个好,数月後诗雅上了节育环,为我们幸福美
满的家庭划伤句号。

  这天我们漫步在春暖花开的河提上,儿子子沛骑在我的肩膀上,女儿芊芊躺
在婴儿车里呼呼大睡,诗雅慢慢的推着婴儿车,一家人出来散心。

  「对了,明天就是你哥的祭日呢。」

  「这事我自然记得。」

  第二天一家人来到哥哥李义的墓前,祭拜完毕後,我对着已经长眠的哥道:
「哥,感谢你当年回来看望死去的父亲,感谢你带着我到L市,感谢你让我住在
你家认识了你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嫂子诗雅,你放心吧,我会一辈子疼爱她爱护她,
好好照顾她的……」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