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父亲强暴的我....现在沉迷於约P软件....(四) -

x 那天被炮友灌满了精液,我在饭店里洗了好几次,但身上那男女交合後的气味却始终洗不掉,总是能闻到淡淡的精液混合淫水的味道,但那天还与爸爸有约,我只好临时到商场买了瓶香水,想将味道盖掉,怎知道衣和爸爸见面後....

小夏…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爸爸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当然,他的眼睛正盯着我几乎全裸的大腿。“…嗯…………”我红着脸低低地回答,内心想到是啊,光是这周就有了六个“男朋友”呢。

“那…你们的关系到哪里了?”父亲的语气越来越严峻,路边的景色越来越荒凉了,但我那时慌乱的完全没觉得奇怪。 “…爸……我们……没有怎麽样啦……”我偷眼望了爸爸一眼。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没有怎麽样?”之後是一阵长长的静默。车子停了下来。 “你说没有怎麽样?”“那你这是怎麽回事!”父亲一把掀开我的短裙。粉红色的蚌肉在空气中吞吐,馨香的咸水浸湿了迷你裙的後摆。

我顿时吓哭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脑海里不断翻滚思索,想找到脱身的办法,突然间我想到了之前被男友父亲强暴的画面,看来这就是最完美的解释了!!毕竟混合实话的谎话才是最可信的~“哇~”我用尽力气扑向爸爸,胸前的嫩肉在爸爸胸膛按摩。真实的泪水一下子打湿了父亲的衬衫。 “人家~人家~被~~~哇~~~~”

父亲顿时慌了手脚,两只手搂着怀中的软玉温香。 “你……你……被……那个了?……”本以为是哪个小白脸用甜言蜜语上了自己的宝贝,但没想到美丽的女儿竟然是被强暴,父亲越想越气,但怀中的诱惑感却是越来越强烈。这时我已经偷偷解开上衣扣子,充满弹性的乳房和爸爸只隔了几层薄布。

我巧妙地扭动娇躯,纤腰和翘臀往爸爸的掌心直送,这时爸爸的肉棒已经完全站起来了,“爸爸!人家…人家…不乾净了啦!”我呜咽的呻吟,却带着排山倒海的诱惑力。
“是啊…不乾净了…美丽的女儿不是处女了……干!”
父亲的兽慾战胜了理性,他把车开来这里本来就是想强暴女儿的,当他发现小夏没穿内裤时,就已经做了决定,父亲的手滑向我柔嫩的大腿,另一只手探入我的蜜穴。 “干!被奸了还这麽湿!根本就是个骚货!”“爸…爸爸…你在做什麽?”我装做惊慌地质问。我知道这会让爸爸更猛,待会儿我就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快乐。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啊…”父亲不管我的哭诉,他把座椅放平,用力把我压在身下。我兴奋地娇呼,当然,声音是装做被压得很痛的样子。
此时,我上衣的扣子已经完全解开了,诱人的娇躯泛着浅浅的粉红,细嫩的酥胸随着呼吸急促起伏,一只乳头也已经从半罩式的胸罩边露了出来,极短的裙摆前後都沾满了小穴的淫液,处女般的蜜穴还有泉水泊泊流出~“不要!爸爸!不要!”虽然嘴里这麽呼喊着,但我心里其实是可千肯万肯的,“干!这麽骚!”看着我小穴涌流的清泉,父亲迫不及待,拉下裤子就是用力一插! “喔!真紧!好爽啊!”我知道越是假装反抗,爸爸就会插得越深越用力,所以我不断半推着爸爸,但是随着快感的侵袭,理智逐渐被身体支配.. ..

“爸…噢……爸……天哪……不……不要……啊……”我越来越兴奋,从来没想过爸爸也可以这麽勇,这麽硬,这麽持久。 “天哪……不…不……不要……爸爸……不…”
虽然字面上都是反抗,但我知道的娇啼声已经掩不住骨子里的骚浪,呻吟声也会让父亲更加慾火上涌。


“啊……天……天哪……噢……噢……啊……不不………不……啊……”我小穴中的淫水不断喷出,巨大的肉棒每一击都直抵花心,高潮的快感冲击让我似乎到了仙境。
“哦…啊……啊……嗯………嗯…啊……天哪……噢……”
强暴了半个多小时,父亲的理智渐渐回来了,抽插的频率缓了下来。

“爸爸……”我挺动小蛮腰,小穴主动凑上肉棒,“爸爸…不要离开我……”我搂住了父亲的脖子,“爸爸,我是你的…”我拉着父亲的手,贴上那对诱人的乳房。 “爸爸…我的心跳好快…”眼神充满了狐媚“爸爸,好好爱小夏好吗?”

这些话语跟表情,比什麽催情药物都有效,红扑扑的俏脸和完美的娇躯,让父亲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噢!爸爸……噢……天哪……比……刚才还大……哦……不……”半推半就的情境,让父亲的慾火烧得更旺,如果说刚才是狂风暴雨,那现在就是暴雨中掺杂着冰雹!

“噢……啊……好棒………哦………天哪……小夏………好快乐……噢爸爸……”我发出发自内心的娇吟浪叫,让父亲越来越猛,冰雹越来越猛烈,此时已经不用再装做死鱼,我将一对美腿缠上父亲的腰,配合着父亲的抽插摆荡。 “啊……好美……好棒……天啊………爸爸……你真好……哦……天啊………”我的上衣已经落在坐椅下,全裸的我全身湿淋淋地,香汗和淫水将所有的座椅涂得闪闪发亮。

高潮过後的我,配上脸上的潮红更是显得娇艳动人,幸福的笑容像沉浸在爱情里的新嫁娘,不过此时爸爸已经没体力了,“爸…讨厌…你把人家弄成这样…”我裸着身子,依偎在父亲怀里,我的上衣和迷你裙都被扯破了,胸罩虽然没事,但沾满汗水掉在座椅下,也不能穿了。
“爸…你要买新衣服赔人家啦…”我撒娇的说到,此时此景下又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呢?
尤其我几乎全裸地坐在前座,只用破烂的上衣和短裙稍稍遮住重点部位。
“都是你啦!臭爸爸…”我甜腻腻的嗓音让父亲的肉棒又有了动静。 “哼!都是它不乖!”我轻轻的在父亲的龟头捏了一下,肉棒又更直了。
“天哪!不会吧!”我连忙娇呼一声但嘴角微微露出坏笑“人家可受不了…”




20191117.png (433.33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2019-12-30 17:57 上传

/data/attachment/forum/201912/30/175712ek9x7dfz8b6d82ch.png[/img]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